當年今日

日不落馬拉松 - 盧峯

蘋果日報 2008/06/26 00:00


從來沒有跑過這樣的馬拉松。
有的人自願煎pancake請你吃,有的一家大小站在家門前為你歡呼喝采,有孩子騎着單車伴着你一起跑。最頂癮的是有人在家中露台上大喊你的名字叫你hela(大概是挪威人叫人加油的意思)。
可不是說笑的。他們真的能叫出你的名字,而且不是一次,是三次。對於像我這樣一個來自遠方的無名業餘跑手來說,居然像運動明星般有名為你喊加油,不大感過癮、不咬緊牙關拚命跑才怪呢?
可是,一般居民怎麼知道跑手的名字呢?原來主辦今次日不落馬拉松賽(MidnightSunMarathon)的挪威Tromso市當局早有準備,一早發動居民做啦啦隊,並把跑手的編號、名字印成表格交到居民手上,他們便可按表索驥,以更個人化的方式為跑手打氣。
Tromso是位於北極圈內的挪威小鎮,人口才四萬多,又不是甚麼歷史名城,要辦甚麼大賽並不容易,也沒有太多的資源,只能靠居民出力協助,只能靠多花心思建立口碑才能辦下去。
幸好Tromso馬拉松吸引人的不僅是讓跑手享受心靈雞湯,還有午夜日照的奇特感覺。起跑已是當地晚上八時多,可太陽仍然在雲端間徘徊,把天空染成粉藍色。跑過一半路程(十一時多),體力開始不繼時,抬頭看見的卻不是星空,而是落日斜照的景象。到午夜十二時,像我這樣的跑手已在捱時間、捱里數,太陽卻還沒有落下,陽光仍然四處流瀉,只是沒有那份溫暖而已。
午夜的太陽已有點打破常規的味道,在午夜的太陽下跑馬拉松更有點荒誕及超現實的感覺。真的要感激舊同事阿陽的好介紹,讓我嚐到日不落馬拉松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