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添布頓炮製血染20重彩
高清荷李活:尊尼狄普恐怖歌舞玩剃刀

蘋果日報 2008/01/11 00:00


《蘋果》倫敦獨家專訪
患上重感冒的尊尼狄普(JohnnyDepp)特地為新片《魔街理髮師》(SweeneyTodd)在倫敦與導演添布頓(TimBurton)接受訪問,他笑說受訪前一晚睡覺時冒了一身汗,幸一覺醒來已退燒。今次尊尼在新片內大開金口,雖然他以前夾band,但一直對唱歌欠缺信心,認真對着咪高峯唱歌還是第一次,幸好家中女伴Vanessa是專業歌手,在旁教導和鼓勵,才有勇氣在大銀幕上表演歌舞劇。
本欄逢周六刊出
剃鬚跳唱樣樣學
記者日前在倫敦Claride's酒店訪問尊尼狄普,雖然他患了感冒,但態度依然友善,還時不時跟記者說笑,今日是宣傳《魔街理髮師》,不是《魔盜王》(PiratesOfTheCaribbean)系列。
記:記者 尊:尊尼狄普
記:可否談一下你唱歌的經驗呢?
尊:最初添布頓找我時,我很害怕令他失望,於是到錄音室錄了一些demo帶,預備寄給他。後來我帶了那些錄音帶回家給Vanessa聽,她教我一些地方要加重音,如何要放一些感情等,她十分支持我,我很感謝她。我以前打band時只玩結他,今次唱歌對我來說很陌生,希望大家可接受。
記:最難唱是那一支歌?
尊:我覺得《Joanna》最難唱,因為是慢歌,又富感情。
記:電影開拍前有沒有學過剃鬚呢?
尊:我覺得傳統的理髮師和刮鬍鬚的技術已漸漸失傳了。我有學過怎樣拿起剃刀的,但行內人一定會看得出我不是專業人士了(笑着)。
empty
尊尼坦言他的剃鬚技巧水皮,一定瞞不過專業理髮師的眼睛。 黑白圖片
動力來自家人兒女
記:除了唱歌我也知道你不喜歡跳舞,你跟Vanessa沒有一起跳過舞嗎?
尊:有,跳過慢舞,基本上不是跳舞(笑着)。我這輩子都沒有跳過舞,我寧願唱歌都不會跳舞,我很害怕跳舞(笑着)。
記:那麼你絕不會在《DancingWithTheStars》(美國ABC電視台節目)內客串了。
尊:一定不會(笑着)。
記:今次電影由你老友添布頓執導,女主角是他老婆海倫娜保咸卡達(HelenaBonhamCarter),你們三人私底下均是好友,合作時愉快嗎?
尊:他們十分專業,合作得很好。我覺得海倫娜所演的Mrs.Lovett一角極具挑戰性,她唱的歌難度都十分高,又不想令添失望,所以她特別努力。
記:在片中你的角色是要復仇,Mrs.Lovett一角則是被愛情推動,在現實生活中甚麼可推動你呢?
尊:家人,一對兒女和Vanessa都是我的推動力。我很喜歡和兒女創作一些東西,例如去製造一些玩具等。我也不覺得自己是大明星,因為我的生活很簡單,放工就回家,平時只在家中和兒女度日,有時只為電影宣傳去首映或作其他活動,沒有甚麼特別。
記:現時編劇公會仍在罷工,有沒有影響你的工作?
尊:原本在2月開拍的電影《Shantaram》要延期,在籌備的《TheRumDiary》劇本事宜受耽誤。不過,剛好Vanessa要宣傳唱片,所以我可以湊着兒女,是我最開心的事,有時真的寧願在家中看着兒女長大,不用返工。
冷對美國總統大選
記:你雖是美國人,但住在法國,你還有沒有注意美國的總統大選?
尊:上次拍《朱古力獎門人》(Charlie&TheChocolateFactory)時我都有關注大選,但結果令我很失望。我覺得奧巴馬(BarackObama)很有潛質、友善和有天份從政,但希拉莉(HilaryClinton)又有白宮經驗,美國的政治已令我失望了很多次了,所以我也不太關注了。
記:你有沒有新夢想?
尊:沒有,都是希望兒女和Vanessa健康,希望自己能活得長命一點看着他們長大,沒有因為名利改變自己的夢想。
empty
(左起)添布頓、海倫娜及尊尼昨日重臨倫敦,出席《魔》片首映,大受影迷歡迎。 美聯社
黑色舞台難忘懷
鬼才導演添布頓學生時代第一次看《魔街理髮師》這舞台劇之後留下深刻印象,被故事的美術、古怪的黑色幽默和豐富的感情吸引,當時已立志要改拍成電影,翻看過這舞台劇很多次,現在得到電影公司支持,再加上老友尊尼落力演出,當然開心到不得了。
記:記者 添:添布頓
記:《魔街理髮師》除了是一部恐怖歌舞劇之外,還是一個愛情故事,甚麼最令你留下深刻印象呢?
添:最令我難忘的是尊尼那首歌了,當時舞台的設計是法國的GrandeGuignol式,視覺上十分之震撼,故事內容的確很吸引我,因為我覺得世上的愛情故事,都有很多是悲劇收場。而且男、女主角之間的奇妙關係也帶出些黑色幽默,所以我很喜歡這故事。
記:你跟尊尼合作了很多次,他有甚麼條件成為你的至愛選用演員呢?
添:尊尼很願意嘗試新東西,比如今次他很用心唱歌。再加上他跟別的演員很不同,他從來不會看我拍下他的片段,不會說這個角度不好,或那個角度拍得他不靚仔,對一個導演來說有很大的自由度。
empty
尊尼(左)與添布頓已多次合作,拍攝《魔》片時充滿默契。
直指尊尼舞姿生硬
記:海倫娜喜歡看恐怖片嗎?
添:她不太喜歡看恐怖片,但喜歡歌舞片,開拍前我給她看過《狂野的愛》(MadLove)和《WhateverHappenedtoBabyJane》。我可能對她要求特別高,不過我們還在一起,還跟對方說話,幾好呀(笑着說)。
記:片中的血的顏色很特別,可否談一下呢?
添:對呀,紅色是很難控制的顏色,拍到電影內和肉眼見的顏色完全是兩回事,我們創作了20種不同暗度的紅色,拍攝下來才決定選用那一隻紅色,這部電影內有很多不同的紅色,很多肉批(笑着說)。
記:你覺得有甚麼可難倒尊尼狄普呢?
添:跳舞囉。尊尼狄普跳得好生硬,不過那一場戲的內容也是很奇怪,所以他沒有問題。
記:你和海倫娜育有兩名孩子,當了父親之後的你有沒有改變你拍電影的感覺?
empty
首次拍歌舞片的尊尼認為跳舞比唱歌更難。
欽佩波叔態度認真
添:沒有太大的改變,不過當我看到孩子們好奇的眼神時,可令我覺得這世界更新鮮、更漂亮,有另一種新的感覺。
記:可否談一下沙格畢朗高漢(SachaCohenBaron)一角呢?
添:片中的顏色幾乎是黑白,沙格一角的戲服最富有顏色,可說是為片中帶來一點喜劇元素。最難得沙格是一名喜劇演員也是一名很好的演員,最記得他來試鏡時唱了一大段《錦繡良緣》(FiddlerOnTheRoof)的歌曲,令我和監製笑到合不攏嘴時,也佩服他的能力和認真態度。我很感謝沙格願意參演這片,因為當時他剛演完《波叔出城》(Borat),成績很理想,猜不到沙格會願意演這小角色。
empty
扮演奸角的「波叔」(中)在片中的衣着份外鮮艷,充滿喜劇效果。
娛樂資料庫:五度合作次次新鮮
《幻海奇緣》(EdwardScissorhands,1990年)
尊尼扮演一位擁有一對鉸剪手的科學怪人,外表醜陋,但內心美麗(圖)。

《艾活傳》(EdWood,1994年)
將美國爛片導演艾活傳奇的一生搬上銀幕,尊尼的演出入型入格。

《無頭谷》(SleepyHollow,1999年)
一部古裝奇幻恐怖故事,尊尼飾演一名堅持先進技術破案但膽小的警官。

《朱古力獎門人》(CharlieandtheChocolateFactory,2005年)
將經典舊片以色彩斑斕的糖衣重新包裝,尊尼扮演的王卡衞可謂一絕。

《怪誕屍新娘》(CorpseBride(配音),2005年)
尊尼不用粉墨登場,只替男主角配音,依然傳神。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empty
採訪手記:復仇過後不吃碎肉
《魔街理髮師》是描述理髮師BenjaminBarker回倫敦復仇的故事,尊尼笑說如果有人對他或家人不起的話,他也會復仇,但當然不會殺人,他認為這世界上的人沒有復仇的心理,便會沒有戰爭,那是最理想的事情。尊尼最後還笑說拍完這片之後一定不會再吃碎肉批了,因為不知道批內碎肉的來源。
empty
猛片解剖室:利刀割喉殘殺仇家
尊尼狄普與添布頓第6度合作的電影《魔街理髮師》,講述一個19世紀連環殺手的故事。由尊尼狄普飾演的理髮師BenjaminBarker,家有一妻一女,生活本來很幸福,後來他被奸人所害,被流放到異地。相隔15年後Benjamin返回倫敦,得悉妻子已死,女兒落入仇人魔掌,於是化名SweeneyTodd,在海倫娜寶咸卡特飾演的寡婦Mrs.Lovett餅店樓上開設理髮店,表面上做回理髮師老本行,實則等待害過他的仇人上門,伺機利刀割喉,繼而交由Mrs.Lovett製成人肉批。
empty
鬼才導演添布頓大讚愛將尊尼多次合作均予他很大的自由度,是最佳合作夥伴。
empty
記者LillyLui直擊報道
(HollywoodForeignPress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