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變種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3/09/15 00:00


台灣作家龍應台在《人在歐洲》一書裏說,瑞士人的德語德國人老聽不懂,總教他們笑話。為甚麼?我說語言離開本鄉便變種。其實瑞士人的法語,法國人也聽不進去,道理相同。一般來說,國語必唯首都馬首是瞻。所謂Queen'sEnglish,準不會以利物浦的腔調為正宗;標準日語一定是東京語而非大阪語。漢語亦然,陳水扁和李登輝的閩腔國語,那些皇城根下的老百姓聽在耳裏,當然覺得侉調倷腔,不像話。
讀者AimeeLin小姐傳來電郵,倒咬定拙文《鬥嘴》的批評不公正:台灣教師教的國語其實很標準,不能以當地電視主持的口音作準云云。但主持們難道沒上過學,陳水扁的國語莫非是自學的?龍應台的國語幹麼又那麼標準悅耳?要是我說上海人的普通話不正宗,難道又是偏頗?這倒是水平有偏差,各地人言人殊之故。
事實上,若以京腔為正宗,十三億中國人當中就沒有多少人的國語標準,哪怕地道北京人,咬字也有黏牙搭齒的。Lin小姐以英語和美語來比喻普通話和台灣國語的分差,哪能這樣比。美語已變種成了強勢語言,跟英語分庭抗禮,台灣國語卻根本不成體統。總之一切語言都複雜透頂,又哪是三言兩語說得了,哪怕有《三言》《兩拍》的篇幅,都說不清。中國地大、人多、口雜、漢語你我都不過懂些皮毛。省省吧,何須對我指指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