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建制派沒有最豬只有更豬 - 盧峯

蘋果日報 2015/06/25 00:00


在「等埋發叔」鬧劇中出盡洋相的建制派議員真是沒有最豬只有更豬。自從上星期四集體離開議事堂令政府的政改方案只得8票而被否決後,他們幾乎步步行錯,句句廢話蠢話,教人覺得他們犯錯不但活該,更是必然的事。
就以向來自覺英明神武的行會成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女士為例。她在離場後兩天到電台接受訪問時忽然來個痛哭落淚,一臉委屈的模樣博取同情。可誰都知道她在政壇打滾幾十年,2003年頂着排山倒海的批評力推23條立法,由此可見再艱難的事都是她自己決定的,沒有人能讓她低頭。今次為了「等埋發叔」而離場缺席投票,同樣百分百是她自己的決定,與人無尤,沒有甚麼好委屈。她突然感觸落淚,不過是怕形象受損又開罪北京以至特首夢成空而已。
出走行會成員欲含混過關
好了,到前兩天「雨過天青」,中聯辦邀請建制派議員會面,她喜孜孜的告訴記者有「中央官員」發短訊慰問她,叫她不要擔心,中央明白他們離場只是技術性犯錯,不是反對中央,說的時候一臉滿足釋然的樣子。不知道明天她跟中聯辦官員茶敍時會不會再有些溫言安慰,只知道葉太一悲一喜都視乎北京官員臉色、語氣的表現實在可笑。
她的黨友、政治資歷較淺的田北辰先生也好不了多少。在「等埋發叔」中堅持留在議事堂投票的自由黨議員,包括名譽主席田北俊,不過是盡了建制派最基本的責任,不過是按一般常識決定留下投票而已,沒有甚麼陰謀,更談不上出賣誰或整蠱誰。這位田北辰先生不知是因為「跟錯隊」惱羞成怒,居然在報上發表長文批評自由黨背棄其他建制派議員,搶上「救生艇」,令離場行動功敗垂成。他還厚顏的說假如兄長田北俊在其他人離場時合作跟上,行動仍可以成功,建制派不用出醜當場。建制派的「班長」或領頭人為何沒有通知自由黨參與行動不得而知,但在當時的混亂情況中田北俊及自由黨選擇留下投票實在理所當然,無可詬病,因為投下支持票是他們最重要的責任。田北辰自己沒有盡好責任,不懂得在政治上分輕重,卻反過頭來抱怨沒有一起做「豬」的人,這只能反映他執迷不悟,甘於做「豬一樣的隊友」而已。
不過,離場的建制派有兩個更大的問題或缺失。首先是完全沒有問責的概念及想法。在「出走」的議員中有3位是行政會議成員,包括林健鋒、葉劉淑儀及民建聯新任主席李慧琼。這3人是特首的「閣員」,是管治核心成員,有義務及責任全力支持政府政策,特別是重大政策,包括在立法會對政府議案投下贊成票。政改是本屆政府最重要的法案,關係未來憲制發展,這3人作為行政會議成員當然更有必要投票支持,以示承擔政治責任。現在他們3人因奇怪的理由「開小差」沒有投票,令政改議案不但通過不了,連原來的多數贊成票也保不住,形成8比28的大比數落敗局面,嚴重打擊特區政府以至北京的威信。出現這樣重大的失誤及失責行為,林健鋒等3人自然該負上政治及道義責任,引咎辭職,再由特首及公眾發落。誰知3人毫無表示,只想含混過關,他們的厚顏及不負責任實在令人瞠目結舌。
輕市民重西環削高度自治
另一個重大缺失是建制派政團及議員把中聯辦官員放在市民之上。他們出了事、出了錯後,最重視的原來是向中聯辦官員解釋,對市民則只是敷衍應付,這不啻是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重大傷害。上周四他們忽然離場令政改方案大比數落敗後,建制派眾議員立時做的是派人親身到中聯辦解釋,以安官員的心,而一般市民則仍蒙在鼓裏。其後,幾乎每一個建制派政團都跟中聯辦方面打招呼、作解釋,比向市民交代更肉緊。這樣的表現不是輕市民重西環嗎?到今天,「等埋發叔」事件才不過一個星期,全體建制派議員應邀到中聯辦跟官員茶敍談各方面問題包括政改。沒有人知道這是來一次集體「照肺」還是像中共的慣技那樣來個「統一思想大會」,但這種對中聯辦介入香港事務包括議會運作唯命是從、甘之如飴的態度卻極不恰當,並將大大削弱香港的高度自治。往下來建制派議員在財政預算以至一般條例草案投票前後,是不是也要向中聯辦拿指示?這不是在葬送「一國兩制」嗎?
周一至周六刊出
盧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