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音 樂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08/01/11 00:00


蒙民偉先生贊助郎朗在紅磡體育館開演奏會,城中名流、普羅市民都去捧場,三面台,九成滿。
郎朗是出色鋼琴家,也是天生表演者,他的演奏會,不但要聽,還要看,看他沉浸在音樂之中,忽爾激動奔放,忽然凝重感觸,有時輕鬆歡快,有時如夢如癡。手指間淌出的琴聲,剛柔兼具,流水行雲,震動心魄,蕩污滌垢,狂放時梨花帶雨,溫順時芙蓉搖風,重如春雷滾滾來,輕似階前滴露珠,收放自得,神乎其技。
配合郎朗完成鋼琴協奏曲的,是中央音樂學院EOS交響樂團,開場時,先演奏了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這首曲子描繪了一八一二年俄法大戰的情景。當年拿破崙六十萬大軍壓境,俄國軍隊避其鋒芒,堅壁清野,最後在寒凍之下,法軍敗退回國,折兵損將五十六萬多。《1812序曲》將此戰過程生動演奏出來,那年為紀念柴可夫斯基誕生一百五十周年,在聖彼得堡的音樂會上,演奏此曲還特地用上十幾門真炮,配合樂曲中的炮聲,真炮引發,傳為一時佳話。
聽這首曲,想起中國有一首樂曲可與匹敵,那就是琵琶獨奏《十面埋伏》。只一具琵琶,就將楚漢相爭的戰爭場面演奏得淋漓盡致。從「升帳」、「點將」、「雞鳴山小戰」到「四面楚歌」,到西楚霸王烏江自刎嘎然而止,若寫成協奏曲,氣勢磅礡處,不讓《1812序曲》專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