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襪 語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01/24 00:00


「女人的黑絲襪,可以性感浪漫,也可以兇神惡煞,視乎你把它們套在美人的腿上行房,或蒙在自己面上行劫。」
「襪永不以類聚。你拿着一隻黑襪的時候,只會找到另一隻白襪。」
「不知道leg-warmer算不算是襪,只知道ass-kisser不是kisser,是ass。」
「甚麼是最美麗的動襪?穿着絲襪,朝着你走過來的女人美腿。」
「小小超着鞋唔着襪,其不自然程度,有如沒有在史丹福大學畢業,卻不否認沒有在史丹福大學畢業。」
「男人玩襪喪志,尤其是當那襪是女人絲襪。」
「男人的地位,愈來愈不重要。現代女人只怕絲襪走線,無懼男人走私(走私就剪佢,冇有怕)。」
「男人襪多過鞋,女人鞋多過襪。所以我說,你要是鞋多過襪,你女人型!」
「沒有教養是,穿着襪子性交。更沒有教養是,脫掉襪子嗌交,好臭!」
「一襪治一襪。當女人的絲襪觸到男人的原子襪,原子頓變原始,男子頓變瘋子。」
「還說人可統治天下萬物,他連自己的那幾對襪——總欠一隻——也管治不了!」
「香港買襪很便宜,所以即使做不成物流中樞,也可做襪流中心。」
「沒有女人穿着的絲襪,與沒有被女人愛着的男人一樣:捲埋一嚿唔知似乜。」
「假如你的男人有偷女人絲襪的癖好,你一是換過另一個男人,一是叫他揀選合你尺碼的絲襪來偷。」
「尷尬,是穿着襪褲做愛。更尷尬的是,穿着開襠褲做官。」
「打飛機不同坐飛機;穿着壓力襪打飛機,並不會更舒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