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皮疙瘩六小時 - 李碧華

蘋果日報 2004/02/02 00:00


有人聽到肉麻骨痹的話,大喊:「受不了,毛管戙!」
即「汗毛站班」。
汗毛何以直豎?是皮膚突然收緊——厭惡、噁心、性高潮、寒冷、恐懼、遇鬼……心有所感,皮膚直接表態,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事過情遷,便會消退,回復原狀。需時不長。那嚷嚷「受不了」的人,已經沒事了。
我告訴她:「印象中有人汗毛直豎了六小時。」
「怎麼會?正常人也不可能僵持那麼久吧?」
——因為不是正常人。因為不是人。
早一陣台中發生一宗情殺案,二十二歲的汽車工人癡戀一十九歲女學生。她提出分手,疑兇一怒之下,以開山刀及武士刀狂斬屋內所有人。女生重傷,她姊姊、同住的一雙情侶傷口深至見骨,死狀甚慘。疑兇事後跳樓身亡。
跟進新聞,是那亂交男友的女生竟倖存,頸部中刀無法開口只能筆談。無辜死不瞑目(眼睛張得大大的)的姊姊,受極度驚嚇,屍體全身布滿雞皮疙瘩,六小時不退,可見她不是即死,而是被殘忍的慢慢虐殺,不停緊張發抖內出血……
主角反而活下來了。她如何面對這場桃花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