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淑儀緣何老淚縱橫?
(專欄作家 古德明) - 古德明

蘋果日報 2015/06/25 00:00


中共制定的香港偽普選方案,遭香港立法會否決了。表決前一刻,在朝派四十多名議員,突有三十一名離席,務求表決停頓,待同志劉皇發趕到,共投贊成票,以壯中共聲威。不料離席人數未足,表決未能拖延,方案遭二十八票反對,只得八票贊成,令中共大敗虧輸,貽笑天下。那三十一名離席議員大錯鑄成,噬臍莫及,或互相指摘,或自怨自艾。
而自艾自怨最能形諸顏色的,首推新民黨主席劉淑儀。經濟民生聯盟副主席林健鋒只能瞠乎其後。
偽普選否決之後第一天,劉淑儀一早就上商業電臺,告罪懺悔,一說到「中央對投票結果一定很失望」,就醞釀哽咽,不久即涕泗滂沱,舉手帕抆淚,在一張年逾花甲臉上,展出十塊細意染紅指甲;兩片膏潤紅唇,吐出萬千心意:「昨夜,我耿耿無眠,滿懷憾悔,難過非常,深感辜負了各方期望。為了這普選方案,我們二十個月來十分努力,做了很多事情,不料昨天卻錯失投票機會。我們不是不聽中央的話,不是不乖……」其聲嗚嗚,如怨如慕,如泣如訴,使人想起楊愿之哭。
《容齋續筆》卷十五載:宋高宗年間,朝臣楊愿善佞,宰相秦檜初則愛之,後則厭之,叫他準備貶官。楊愿一聽,「涕淚交頤」,說道:「愿起賤微,致身此地,已不啻足(已非常滿足)。但受太師生成恩,過於父母,一旦別去,何時復望車塵馬足耶(何時再見太師車駕)?是所以悲也。」這一哭,喚起秦檜憐憫之心,楊愿於是得保厚祿。後來,參政李若谷罷官,有人勸他學楊愿,李若谷笑道:「便打殺我,亦撰眼淚不出。」秦檜聽說,一怒把李若谷流放江州。
誰都知道,劉淑儀雖然身兼立法會議員、行政會議成員兩個要職,卻是既得隴,復望蜀,只盼中共拔擢,出任行政長官。她所求比楊愿多,哭聲自然比楊愿悽切。習近平一定青眼相加,恕她未有乖乖投贊成票之罪。
林健鋒和劉淑儀相比,譬如爝火餘燃,根本不可與日月爭光。他在偽普選否決後第一天下午,才會見記者,痛陳悔意,輸了劉淑儀幾小時;他眼淚只擠出一滴,僅及劉淑儀胭脂老淚的百分之一。當然,他不是李若谷,料不會被習近平流放。
舊中國政德,在於不肯逢君之惡。秦檜畢竟只是歷代少見的權姦。唐總章年間,高宗皇帝有意遊涼州,詳刑大夫來公敏恐耗民財民力,進諫說:「隴右諸州,人戶寡少,供待車駕,備挺稍難。臣聞中外(朝廷內外)實有竊議。」高宗欣然納諫,還擢升來公敏為黃門侍郎。那是直臣得賞的時代(《大唐新語》卷二)。
在新中國,得賞的卻盡是劉淑儀之輩。她們的政德是:「乖乖聽中央的話。」

古德明
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