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四代香港女人 - 塵翎

蘋果日報 2010/03/04 00:00


那天在外文書店買得一本英文書,是香港女人用英文寫的「母訓」,有點像《相約星期二》的母親版,題為「母親教給我的生活智慧」。這類書,擺明寫給西方讀者看,所以說穿了,就是中國女人的形象。書裏的母親,從內地來港,雖是女權先驅份子,但仍兼顧傳統,敬老又護幼,行事為人大方得體,處處現出淑女風範,堪稱大家閨秀的範本。這可是第一代港女。
然後是鄧小宇筆下的錢瑪莉,風騷又有型,獨立自強,敢愛敢恨,或可稱作第二代港女。錢瑪莉很bitchy,有一點白鴿眼,但她對自己有要求,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能伸不能屈。她的談吐教養以及對男人的要求,都是一個時代的經典。但她這種女人,的確曾是城中男人愛慕的高標準。男人只會想如何取悅她,而不會嫌她「公主病」或者眼角高。這算得上是港女的黃金年代。
至於第三代港女,應該是我輩這一代。對外面對北方佳麗與寶島美女的競爭,對內面對大班大唔透不生根的無腳男人,高不成低不就,不上不下。祖母輩教的謙恭仁讓賢良淑德用不上,沒有錢瑪莉的環境與裙下臣卻有齊她的傲氣與驕矜,平白讓「港女」變成負面標籤。
第四代港女呢,好處是沒有了矜貴港女的包袱,地位幾乎同男子等同,比上幾代更自由,但也沒甚麼優勢,前途未卜。除非第四代港女有突破性發展,否則,每一代女人,都不免要談婚論嫁,為男人的事操心。這就是世世世代的女人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