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守候鹹蛋黃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18/05/25 00:00


天天艷陽高照,到了黃昏時分,對面大廈的窗戶把夕陽都反映到我家來了,明晃晃耀目生輝,忍不住就拿了相機走下樓去,到後面的山邊上拍維港日落。
日落景色,須天上有雲才好看,那雲不能太厚,厚就看不見日落了。也不能太少,少則天空太清,夕陽無遮無掩,光芒太強耀得人睜不開眼,拍出來的照片也不好看,待光芒稍稍收斂,太陽已迅速落到海平綫下去了,然後迴光返照,天際略略變紅,因為無所襯托,無甚看頭,不覺間天已轉黑。所以說,這時候若要景色壯麗,天空必須要有些雲,待夕陽沉下,光芒反映上來,天上雲彩一朵朵都如鑲了金邊,天空通紅,一片火燒雲,那才是壯麗的日落景色。
第一天去山邊拍日落,沒有雲,不佳。第二天再去,依然無雲,敷衍拍了兩張照,打道回府。由此勾起了一條筋,第三天是佛誕,想看看會不會等到些祥雲,於是又去守候。這天海面本來有雲,到黃昏卻大都散了,卻留下一層霞氣敷在天邊,如替火球般的夕陽掩了一層薄紗,光芒頓減,夕陽的顏色便嬌柔起來,如一顆碩大的鹹蛋黃,掛在遠處山影之上,份外好看。那裏又正好是飛機航道,飛機穿梭頻密,於是就靜靜守候,終於等到一架航機打橫穿過鹹蛋黃。
攝影培養耐心,再性急的人,在光影面前也無可奈何,要麼放棄,要麼等下去,等三天而得一張滿意的照片,有收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