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實而不華的攬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06/10 00:00


含疊字的詞,我最害怕的就是「黑mungmung」,最喜歡的,就是「攬實實」。
不過,很奇怪,當以上兩個詞走在一起,變成「黑mungmung攬實實」,那我又忽然不害怕「黑mungmung」了,反而覺得它可愛。
許多小孩子都喜歡攬着一個玩慣了的玩具公仔,或一張睡慣了的毯,不管多舊多臭,都要攬着;上街也攬着,如廁也攬着,好像必須這樣,才有安全感。其實,成人又何嘗不是這樣,需要攬着一些東西才覺安全?
我見許多女性,坐着的時候,要是附近有枕頭狀的東西,她們就會攬着。當然,做這種動作的人,只限於比較年輕的女性,和任何年齡的乸型男性。師奶較少攬枕頭,她們比較自信和有安全感。而且,師奶一天到晚忙東忙西,哪有時間坐在沙發上攬着枕頭?即使有時間,也會選擇坐在麻雀枱旁,那兒通常沒有枕頭提供,而師奶搓麻雀的手,也騰不出來攬枕頭那麼沒有建設性。
至於麻甩佬攬枕頭,的確有點難看,但我必須承認,攬着一些東西,的確會覺得多了點兒安全感似的。不過,雖然我認為「攬實實」很好,總覺得不應每事每物也攬得太實。銀紙攬得太實,生活就沒有了情趣。兒女攬得太實,他們就不會長大。枕頭攬得太實,就會變成與你的胸骨一樣形狀,嚇壞人。
當然,假如在黑mungmung之中,有幸與白白淨的女人一起,那就一定要「有咁實攬咁實,紅毛泥都無咁實」,皆因她一溜走,你我就會怕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