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就像一個隱喻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1/15 00:00


某地有一家飯店,這家飯店,不像現實中的飯店,像小說中的一個隱喻,隱喻一個國家,是一個摸着石頭過河的民族的縮影;因為是個「縮影」,真正的名字,就不重要了;飯店賣淮揚菜,是地球這個連鎖飲食集團的一條旁支,一間分號,掛狗頭,賣羊肉,姑名為「賣羊飯店」。
賣羊飯店開店之初,走高檔路線;顧客臨門,迎人是幾枝有骨無葉的白蘭,格局不錯,招呼不壞,菜餚不好,收費,脫離現實;起碼,脫離這個地區的現實。
門可羅雀,真好。
豬朋共敍,有時候,我偏愛門可羅雀的食肆,偌大一個飯堂,就這孤伶伶一桌,眾望所歸,氣派不凡,高談闊論,也不怕擾人。「願飯店每夜只開我們這一席。」我黑心地想。
賣羊飯店後台雄厚,帶病延年,苟延了若干時日,我再去看這個「縮影」,仍舊空落落的,白蘭仍舊有骨無葉在那裏封塵。「先生,你找人?」應侍問。「不,我找蜘蛛網。」我由衷讚賞:「難得不結蜘蛛網。」話未完,發覺店裏四分一空間換了裝修,掛了招牌,幾排卡座一彎櫃台,改賣麵食了。
這「四分一」除了賣麵,也賣餡餅、口水雞、涼拌小食;有滷肉,又有麵點,也順勢把招牌改一改,叫「滷點閣」好了。
這一來,就是賣羊飯店裏有滷點閣,大中有小,貴中有賤,高檔裏有低檔,來觀鳥找蜘蛛的,跟貪吃便宜麵的各據山頭,搞「一店兩制」了。「窮則變,這『一店兩制』,有心思!」我一顆黑心變紅,仍舊由衷讚賞。《賣羊飯店興衰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