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醉鄉風景好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01/09 00:00


和舊同事除夕聚舊,買了支RemyRed,以為大夥兒可暢飲盡興一番。殊不知除了我之外,都量淺得出奇,不過唇沾一滴,就好比灌下茅台一罎般竟撐不住。
RemyRed不算是酒,是飲品罷了。用香檳、紅加侖子、桃子、杏子、人參一併調製而成,不過果汁添了酒香而已。加冰、拌以梳打,味道有點像雜果賓治,我覺得比雞尾酒容易入口。女人不善飲,也能喝它兩盞三杯。倒想不到不喜歡喝酒的人,就連它也不敢碰。碰上太不能喝的朋友,真覺掃興。
豪飲傷身,小酌怡情,這是酒的妙趣。中國名演員于是之,就最愛小酌,說是「喝小酒」。那麼像劉伶高陽那類酒徒,該是「喝大酒」了。于是之的小酌,原來是白酒不過二両,啤酒不過一瓶,可真的小得很。
說來愛打牌的人既有牌友,要不就挺寂寞;那麼愛喝酒的人也得有酒友,要不老是獨酌就十分無聊。真正的酒鬼,有好酒必呼朋邀伴共醉。作家高陽,漫畫家丁聰,莫不是這個脾性。有一次朋友送丁聰一瓶洋酒,他就請來作家張賢亮、導演謝晉兩個酒友,把酒喝了個瓶底朝天。
「醉鄉風景好,携手同歸」這兩句柳永的詞,正好道出醉鬼的情懷。能同飲一支RemyRed,那情味我想也醉人如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