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誰都沒有資格讓你不快樂 - 棉棉

蘋果日報 2002/02/09 00:00


我有一個讀者,斷斷續續給我寫過幾封信,信裏她總是那麼不快樂,甚至有點神經質,我也回信,說了些甚麼倒是不記得了。她去過我的朋友趙波的公司,送她一件小禮物,趙波也是個作家,接到她的禮物有些感動,請她吃了一次飯。吃飯途中了解了她很不容易的人生。
趙波回來跟我說:「她真的苦,真的不容易,愛上的男人又那麼不好。」就這樣,三個女人的通信就一直持續着。
前陣子我給她的信裏談到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她回信勸我:一切都只是一種開始,想着下一次下一次。我很感動她勸我,因為平時都是我勸她。她告訴我她自己的情況有多麼糟糕,可她告訴自己要健康,她希望我也可以讓自己健康。
她說趙波說「沒有人有資格讓你不快樂」。我特別喜歡這句話。
女人特別容易怨天尤人,女人特別容易不快樂。這不對。快樂是一種選擇。我生活裏的麻煩事一直都有,可別人問起我,我總說我還行,還算快樂。別人看我沒有男朋友,總為我擔心我的快樂問題。我說:「別勸我,我快樂得不得了,我沒有男朋友,可是我一直都在愛,愛我的親人、愛我的朋友,尤其是我那些漂亮的朋友,我像愛着我的情人一樣愛他。並且時刻有着一顆不會放過美好豔遇的心。
做我能力和道德範圍內的事情,對那些我沒有能力做的事情,就只能祈禱。總之,要有一顆感激之心,因為感激之心會一直讓我充滿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