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殼股風雲:第十七回 - 林一鳴

蘋果日報 2015/09/30 00:00


今天晚上,白蘭到元軍山頂的家中找他。
她拿了兩瓶頂級的紅酒,準備跟元軍喝過痛快。
元軍開門迎接了白蘭。今晚的白蘭,跟當晚在餐廳一樣,穿得特別性感。
「你今天穿得這麽性感,難道又是安排了記者,要做明天財經版的頭條新聞嗎?」元軍搖一搖手上的紅酒,打趣地說。
「同樣一個方法,第一次用是天才,第二次用就是白癡。」白蘭笑了一下,把杯中的酒大口地喝。
元軍打笑地說︰「看你穿成這樣Sexy,就算不是安排記者做頭條新聞,都應該有其他目的?」
「穿得Sexy的女人,就不可以跟朋友相聚嗎?」白蘭瞇眼一下,很是性感。
「每次跟你見面,都擔心你是帶着目的而來。你太厲害了,真想不清你的腦袋內,到底盤算着甚麽。」
白蘭拍了一下手︰「哈,那就開門見山吧。今次跟你見面,確實有一宗生意,想跟你談一談。」
「甚麽生意?跟你的龍博集團,有關係嗎?」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想請你空降龍博集團,出任公司的主席,紆尊降貴到龍博集團轉一圈,點石成金。」
對於這個建議,元軍感到有點興趣︰「點石成金?怎樣點啊?」
白蘭︰「當然你這個專貴的主席,並不是真正搞活業務,而是借助你的名聲,將龍博集團的股價推高,然後將我手上持有的7.5億股,以最好的價格賣出去。」
「你這個計劃,真有趣……但請可否給我一個理由,為甚麽要幫你?」元軍哈哈大笑。
白蘭把身體貼近了元軍,嘴巴貼在他的臉旁,輕聲地在他的耳邊說︰「只要你肯幫我,我就是你的人了……以後我們兩人在一起,我的靈魂,加上我的身體,也是你的,好嗎?」
身體貼近了的白蘭,發出出一種迷人的香氣。對於元軍來說,很熟悉,很甜,但又感到害怕。
「這算是交易嗎?大股東竟然用自己的身體,作為交易的條件……哈,聽起來真是吸引。」元軍打趣道。
「那麼……對於這宗交易,你有興趣嗎?」
「興趣確是有一點……但沒有這個膽量,怕做不來。」
「你是股壇狙擊手,對於這麼簡單的事情,怎麽會做不來?」
「推高股價後再將股票賣出去,這個工作我應該可以應付,完全沒有問題。但對於你這個厲害的女人,我就怕應付不來……」
白蘭把身體再靠近一點︰「要決定是否接受這個交易,重點是……你,喜歡我嗎?」
元軍猶疑了兩秒,然後說︰「……喜歡。」
「既然你喜歡我,還有甚麽要害怕呢?」
「真沒你的辦法。給我一點時間考慮吧。」
「可以。讓我們一邊喝酒,一邊漫談計劃的詳情。」
正當白蘭準備向元軍解釋之時,突然全屋的燈都關了,好像被切斷了電源。
元軍大叫他家中的兩個傭人:「Maria……Lucy……What's happen? 」可是叫了數聲,都沒有反應。
他步入厨房看過究竟,發現兩個傭人倒在地上,應該是被迷暈了。
元軍緊張地跑出客廳,拉着白蘭的手說:「可能有麻煩。兩個傭人被迷暈了,倒在地上。」
元軍隨手拿起一支長木棒,在廳中看了一圈,未有發現任何人影;於是他拖着白蘭,慢慢地步上二樓,把每間房看過究竟,也是沒有任何發現。
他們再走上天台。正當準備細看之時,突然間有一個拿着手槍的人,跳了出來!
元軍認得他,就是當天在墳場埋伏他的人!
「元軍,上次你的運氣好,可以逃過一死。但今次就沒有這麽好運了!」這個男人用槍,直指向元軍的頭。
元軍大吼:「我上次都跟你說過,彭陽不是我殺的!你要怎樣才會相信?」
「你不要再狡辯了!上次用刀殺你不死,今次我拿了一把槍,看你還可飛到哪裏!」
男人目露凶光,準備向元軍開槍了!在這最危急的關頭,元軍將木棒飛向男人,令到他的子彈射偏了方位,跟元軍一擦而過。元軍利用這個機會,拼死地衝向男人,跟他在地上糾纏,旁邊的白蘭就拾起地上的東西,向男人狂打。
在混亂的環境下,男人的槍走了火,射中了白蘭,滿地鮮血,臥在地上。
「白蘭﹗」元軍衝向白蘭身旁,瘋狂地緊抱着她。
男人站了起來,緊握着手槍,指着元軍的頭,大聲地喊︰
「元軍﹗準備受死吧﹗」

林一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