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自由 談何民主?

蘋果日報 2004/06/30 00:00


二○○四年七月一日是英國將香港交還中國的七周年。傳媒大概會顯著報道數以十萬計的市民上街遊行,要求在公共事務有更大發言權。不過,加快民主不應與增加自由混淆。香港今天的成就並非源自民主政制,而是有自由,並且保障自由。正如美國開國元勳傑弗遜所說,維護自由必須「恒久警戒」。這句至理名言使人警覺到,政府無論是寡頭壟斷,抑或代表多數人利益,都必須有足夠的監察和制約。

馬里安.塔比(MarianL.Tupy)
中國政府較早前宣布,香港○七和○八年不實行普選,這決定使香港內外的人都大失所望。
就此,美中經濟及安全審議委員會向美國國會提交報告,形容北京此舉是主動介入香港管治的危險先例,又建議美國檢討目前與香港的關係。這建議使兩地的商界人士頗為憂慮。維護香港在政治和經濟上的高度自治,使之不受中國共產政權的過度影響,固然很重要;但香港民主制度的性質,也值得探討一下。
邱吉爾曾打趣道:「民主是最壞的政治制度──所有曾經試行過的制度不計在內。」邱吉爾這樣說,是因為民主政制絕非完美。不重視法治、人權和私有產權的民主社會,可能連帶損害自由,破壞繁榮。政府若持續妨礙簽訂契約的自由,很難推動經濟增長。舉例來說,西歐國家的勞工法例繁瑣嚴苛,就是區內經濟停滯不前、失業率高企的一個主要原因。
近期訂立最低工資的建議,讓香港人開始感受到民主社會「不完美」的一面。為基層工人爭取更佳待遇的團體,或認為應以立法方式,干預僱主和僱員自願簽訂的合約,但效果可能適得其反。
首先,香港作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有賴於政治和經濟分隔。最低工資將削弱這項優勢,因為政府的經濟決策效率不如市場,政治干預將妨礙創造財富的過程。此外,立法程序經常由特殊利益團體把持,這些團體往往利用政府的強制權力謀取私利,削弱市場競爭。
其次,設立最低工資將影響低技術工人的入職機會。他們的競爭對手是技術和薪水較高的工人;最低工資使他們喪失人工較廉的優勢,變相被逐出勞動市場。
不要忘記,在香港迅速發展、躋身為全球最富裕地區之列的年代,港英政府並不是市民投票選出來的。英國統治者的優點是注重公平、嚴守法治。當年英國殖民部委派郭伯偉出任財政司,實在是香港之福。郭伯偉爵士衷心服膺其蘇格蘭同鄉亞當.史密斯的理論。他在一九四五年抵港履新後,察覺到即使自己隱了身,經濟也逐漸復甦。郭伯偉深深歎服中國人深具商業頭腦,政府根本毋須提供優惠,他任內只是致力減少政府對市場的干預。
今天的香港不但經濟繁榮,而且社會穩定。希望在不太遙遠的將來,香港以至中國都能夠成為全面民主的社會。然而,爭取自由是永不止息的工作。正如傑弗遜所言:「在一般情況下,自由總是逐步減少,政府則步步進迫」。
香港人應該要求立法會議員捍衞自由,才能夠推動經濟發展。費沙研究所出版的世界經濟自由年報,過去三十年來均選出香港為最自由地區。○四年的報告即將發表,香港仍能獨佔鰲頭嗎?
……………………………………………………
作者為美國凱托研究所(CatoInstitute)全球經濟自由計劃助理主任,凱托文章逢星期三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