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我的寶馬夢 - 高慧然

蘋果日報 2007/11/19 00:00


夢想擁有寶馬。
不不不,不是四個車輪的寶馬,而是四隻蹄的寶馬。《三國演義》中,最吸引我的男人是曹操,最吸引我的動物卻是「日行千里,渡水登山,如履平地」、「嘶喊咆嘯,有騰空入海之狀」的赤兔寶馬。
馬跟狗一樣有靈性,但是馬比狗有性格,這種性格不是貓那種與生俱來冷眼傲視塵世的高竇。馬是有選擇的,也是入世的,尤其是戰馬,牠們看不起庸碌之輩,但是識英雄重英雄,臣服能夠征服牠們的人。從某種意義上說,馬像驕傲的女人,不容易追求,你一旦征服了她的心,她卻對你死心塌地,義無反顧。真正美好的愛情,不都應該是這樣的嗎?我們要的是旗鼓相當的對手,是配合默契的拍檔。我們相愛,因為我們彼此惺惺相惜。
狗的愛情是次一等的,因為主人對牠好,便付出忠誠與熱愛。像寂寞等愛的女人,只要有人對她好,她不計較對方是甚麼人,品質如何,她煽情地對他說:「我不在乎你是甚麼人,也不在乎你對別人做過甚麼,只要你對我好,我就心滿意足了。」我們很容易得到一隻狗的愛情,一塊豬扒就能讓狗搖尾乞憐。
朋友中性格獨立的,卻往往鍾情於貓,他們不喜歡狗的愚忠和熱情,喜歡貓營造出來的距離感隔膜感,無論多麼相愛,我永遠不會真正明白你,你也永遠不可能完全了解我,我們心中各有一片天地,彼此有一點點相愛,有一點點戒備,即使擁抱,仍覺曠世寂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