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人政治回光返照

蘋果日報 2003/03/14 00:00


朱鎔基在這次人大會議上卸任總理,對他的「蓋棺定論」成了媒體熱點。當然,誠如他本人所言,他的政績是明擺在那裏的,為中國經濟完成從傳統的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軟着陸成功,更度過亞洲金融風暴帶來的危機,亦完成了中國加入世貿談判,使中國開啟了與現代文明正式接軌的進程。中國綜合國力的急速提升,雖然是朱鎔基享用了前幾任改革的果實,起碼也說明他的運氣實在不錯。
然而,這無法改變朱鎔基是一個具有爭議性政治人物的事實。早在他進入中南海前,老百姓和官僚對他評價就截然相反;因為他被鄧小平譽為黨內「懂經濟」的專家,所以他不如李鵬那麼重視或依賴專家意見,加上他雷厲風行的作風,在為他贏得「紅色經濟沙皇」桂冠的同時,也屢屢發生農村費稅改革、金融系統改革、政府機構改革和國企改革等嚴重挫敗。
說來也怪,朱鎔基這樣一個政治上極有抱負的強人,任總理期間,也是中共建政以來國務院政治權力萎縮最為嚴重的時期,基本上他的內閣變了純粹的「經濟內閣」,外交、司法、教育等範圍的領導權,幾乎全部拱手讓給江澤民,據說這樣做是為了換取江澤民對他主持國務院工作的支援。雖然這保證了過去一屆中南海峯層的團結穩定,但也助長了江澤民個人政治野心的膨脹,以至江澤民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繼續霸佔軍委主席,使第三代權力交班流產。

最終只是政治明星
雖然朱鎔基與江澤民在政見和行為上有差別,對黃菊等官員也看不順眼,甚至有傳聞他拍着桌子訓斥那些庸碌腐敗的官員,但在整個國家資源向上海傾斜,公然以「上海幹部素質高」為由,大量提拔任用具上海背景的官員,難辭其咎。有人將其評價為「清華幫」的掌門人,其實他倒更像是上海幫的黨鞭。
不過,江澤民並沒有因為朱鎔基政治上的妥協給予他期待的回報。最典型的例子是,朱鎔基一手辦理的遠華走私案,因為江澤民的插手,負主要責任的賈慶林非但沒有被查辦,反而晉升為政治局常委,並已內定接替李瑞環出掌全國政協。結果,抓不到賴昌星、扳不倒賈慶林,他自己本來就不強的班底,接連發生了朱小華、王雪冰等中箭落馬的慘像;這對信誓旦旦為了懲治腐敗,要「準備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給貪官,一口留給自己」的朱鎔基來講,內心受到羞辱多麼的深重是可想而知的。
對照朱鎔基上台時的宣示,他如今的卸任到底是功成身退,還是功敗垂成?有一點可以肯定,他的上任引發了海內外對他的很高期待,但他還是錯過了做「中國的戈爾巴喬夫」的歷史機會;雖然他一直是中南海最引人注目的政治領導人,但是他最終只是一個政治明星,而沒有成為中國人民期待的偉大政治家。他能步上中南海政壇絕對是中共的異數,他也成為中共強人政治的回光返照。
這固然是朱鎔基的悲劇,又何嘗不是中華民族的悲哀?如果朱鎔基再年輕十歲,如果中國有自由競選制度,如果中國有權力制衡的機制……就很有可能會產生另外的結果。

資深中國新聞工作者 穆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