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最後一分鐘也可反對 - 李德成

蘋果日報 2013/05/07 00:00


陳茂波可算是香港有史以來最毒的毒男局長,專好網上回應熱門話題,尤其是涉及其管轄範圍的事。這樣做有其好處,就是可以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並且可以橫眉冷對千夫指,不亦樂乎。
面對群情洶湧的解放軍佔領中環事件,毒男局長選擇在他自己的網誌發表辯護論據,而不是公開面對群眾傳媒,就一個政治人物來看,已經不合格,而身為一個問責局長,更是等而下之。
據毒男局長的網誌聲稱,中環海濱設立軍用碼頭的建議,早在2000年已完成公眾諮詢,又先後向立法會及區議會交代,但有報章提出失實指控,誤導公眾,引起恐慌,亦有團體利用現有制度和程序,令城規會在最後一刻收到近萬份申述書,試圖癱瘓、甚至推倒經諮詢多年的碼頭設置,手法值得大家反思。
首先,2000年已完成諮詢,而並沒引起恐慌,但在2013年事件經傳媒揭發而引起恐慌,可以有多個解釋。第一,當年的諮詢是刻意地低調,讓市民蒙在鼓裏;第二,當年的諮詢是刻意地隱瞞會把該地成為永久軍事用地;第三,當時市民大意,沒有留意到政府的割地條款。
老實說,以特區政府的一向表現,第一和第二個解釋都大有可能。而即使是市民大意,沒有在2000年的諮詢發現問題,到2013年政府要向城規會申請改變該地為永久軍事用地,而當市民發覺時,引起恐慌,並利用現有制度和程序,向城規會遞交申述書,又有甚麼問題呢?
毒男局長都知道這是現有的制度和程序,即是說到最後一分鐘,市民仍然有權表達反對意見,而城規會也實在有權接納市民表達的反對意見,即使是最後一分鐘提出的。
對,若果城規會最終否決了政府的申請,的確會把多年的諮詢推翻,但我們要問,諮詢的目的究竟是甚麼?是為找出市民的意願還是順應強權的訴求?市民若果在最後一分鐘改變主意,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就應該在最後一分鐘順應民意。

李德成
公開大學電腦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