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八八水災與政治危機 - 桑普

蘋果日報 2009/08/17 00:00


桑普 文化評論人
八八水災是台灣南部的歷史浩劫。在莫拉克風暴期間,南部每天降雨量直逼全年降雨總量。災情最嚴重的是高雄縣甲仙鄉小林村:兩百戶房舍只剩一戶,其餘均在數分鐘內被如同黑蟒般奔騰而下的泥石流砸毀捲走,四百多名村民被活埋吞噬,屍骨無存。在危急關頭直奔上山避難的少數倖存者,有的扶老攜幼而雙腿發軟,有的遺失家人而欲哭無淚,喝雨水解渴,煮生蕉果腹,垃圾袋蔽體,一無所有,幸得地方團體施贈衣褲拖鞋。高雄縣桃源鄉、那瑪夏鄉等地災情也相當嚴重,交通通訊中斷,斷水斷糧,布農族原住民更可能有近一成死亡,各地堰塞湖崩塌風險猶存。地方自願救援組織全力搶救,消防救護僅憑粗糙救援器具犯險,多位救災英雄殉職。人性悲劇一幕接一幕,全台哀慟,死亡人數可能逾千。
官僚害苦災民
面對這次浩劫,台灣政府的救災表現可以用八個字來形容:遲緩、無能、混亂、官僚。一、遲緩:平白錯過黃金救難時間,不即時派人搜救生民,就連民間和記者都能即時徒步入山,但陸戰隊卻呆等總統命令四天,之後才有後知後覺的全國總動員。二、無能:救災設備簡陋匱乏,不即時要求國際援助,不即時空投物資。三、混亂:在是否暫時不要國際援助方面咬文嚼字,派出沒有決策權的官員會見悲憤災民,高層決策體系極度混亂。四、官僚:馬英九總統豎指封唇,希望災民安靜,還要誇讚那位差點被土石堆弄致窒息的小妹妹,儼如游泳閉氣兩分鐘,不辨主動閉氣和被動窒息之別,教大家哭笑不得;台東縣長鄺麗貞在救災直升機鏡頭前豎起大拇指留念,下機後搬箱拍照,竟不送物資給旁邊災民;國防部長陳肇敏到台東視察,官兵被迫列隊恭迎,錯失架橋時間四十分鐘。
誠然,前任政府與地方官員的國土保育、土石濫挖、不良栽種、違章建築、官商勾結責任,是相當值得追究的人為缺失。然而,台灣政府事後救災不力,擴大傷亡,擺在眼前,難辭其咎。如無民間自發的救援行動,後果簡直不堪設想。這往往跟馬英九的人格特質和應變能力,以及國民黨多年來對長官「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的官僚作派息息相關。即使台灣經歷了民主化和政黨輪替,但國民黨勢力多年來一直貫穿國會與地方,從未真正脫胎換骨。多年前筆者在台灣期間,列席一個由國民黨主辦的青年基金會,主持人竟然要全部人在連戰抵達會場前,預演起立、鼓掌、口號、歌唱達半小時之久,馬屁熏天。從這次台灣政府的救災舉措看來,恐怕還沒有根本性改變。這跟藍綠、統獨完全無關,而是國民黨權力體系的病灶,也是台灣今後發展的一大憂患。
總統坦然道歉
話雖如此,相對於大陸而言,台灣的社會制度也並非乏善可陳:不受干擾的新聞自由,不畏強權而百家爭鳴的政論節目,不被官員攔截或秋後算賬的請願災民,沒有總理呼主席喚縱做鬼也幸福的王兆山、沒有施加心理干預和堅稱難查豆腐渣的余秋雨,沒有封鎖地區禁止拍攝豆腐渣的禁令,沒有厚顏堅稱沒有豆腐渣的政府。
有的是面對媒體坦然道歉的馬英九總統,有的是夠膽公開指摘馬英九團隊的泛藍媒體,有的是許多既存的民間組織可以即時奮起救災,有的是每四年一次的選舉淘汰制度。這些特質,讓真相得以公開,讓民憤得以宣洩,讓廉恥得以維繫。這正是台灣近年民主法治發展的成果,也是內地人民所無法親身體會的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