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西門師傅之贊歌 - 李碧華

蘋果日報 2002/02/09 00:00


我係裁縫關仁。洋名西門。不過叫我關師傅得嘞。
前年,田北辰同楊啟彥兩位先生做三件頭西裝。嚟我處度身,揀料、揀款。一切傾妥,開單落訂作實,保證一個月內做好,因為佢哋要着新西裝去飲。
但到咗飲嗰日仍未如期交貨。點解呢?幾個工序運作延誤(即係車唔切),布又縮水、鈕未配好,尺寸亦有差錯,要拆線再做。
交唔到貨,田生同楊生冇怪我噃。接納建議,請多一名裁縫嚟做我助手。重俾多一半銀両。又過咗一個月,未起貨。雖然幾離譜,不過佢哋派個高級職員嚟我舖頭磋商,先後四次。我拍晒心口話得!結果三個月後仍未得。兩位都未開口唧,我一口咬定一再延期係為咗將西裝做好。都揼咗錢落去,成日催,影響心情點車?「違反合約?吹呀?你哋都想套西裝好好睇睇。橫掂趕唔切去飲,不如再貼啲錢做精工啲罷啦。我遲唧,唔係唔做吖。告我就棧搞。我告番你哋㖭呀!」──我拍枱拍櫈,企得好硬。田生同楊生揸頸就命,馬死落地行,反而賠錢俾我。我真係好鬼中意呢兩個客。
後來睇電視,見佢哋搞西鐵電訊工程又係咁樣。先知原來我唔係唯一嘅幸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