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一片空白 - 谷德昭

蘋果日報 2002/01/09 00:00


拍戲拍了兩個多月,其間一毫子運動都冇做過,每日飯來張口,甚麼消夜、糖水全部一股腦兒灌進肚裏,大部分時間光是坐着諗計和嗌"cut",於是得到了一身鬆泡泡的肥肉。
減磅對我來說是妄想,因為實在太為食,但總想能夠紮實一點、靈活一點,所以開始要運動。在冬天跑到室外暖水池游水,天寒地凍之下,一二三跳入水中,然後不停的游,直到身體產生暖意。在水中並不覺凍,難頂的是上水的一剎那,暖的身體撞着凍的空氣,名副其實人肉冰火五重天,如果頂得住唔病的話,應該都幾健康。
第二站是焗桑拿,焗它一個十分鐘,看着豆大的汗珠係咁流,感覺很愉快、很不勞而獲,又到了差不多頂不順的時候,連忙跑去淋浴間,開大花灑凍水照頭淋,身體內部隱約發出「喳」的一聲,本來因為高溫而急速運行的血氣突然急停,全部機能霎時間慢一慢,成個人呆一呆,這便是最精采的時刻。靜靜地、赤條條地半躺卧於椅上,甚麼也不用想,任腦子自由發展,喜歡想甚麼便想甚麼,喜歡浮現甚麼便浮現甚麼,不追究也不探索,人處於極度鬆弛的狀態,很多古怪念頭便在此時產生。
更多的時候是腦中一片空白,但難得的就是這一片空白,十分鐘一片空白頂得上睡一覺,這是給腦袋的一個標點符號,暫停稍息片刻後,腦袋運用起來更得心應手。
不知閣下的身體狀況如何,不要隨便亂試,因為醫生朋友說如此這般做,有可能會腦充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