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案內人隨筆:禁散戶沽空 阻人發達 - 尹思哲

蘋果日報 2006/09/04 00:00


香港對沽空交易的管制實在過嚴,反映了官僚對市場一知半解,將沽空等同於「高風險」,甚至和擾亂市場拉上關係,所以千方百計設下關卡,讓沽空成為大戶專利。
不是每隻在港交所上市的股票都可以被沽空。港交所有個所謂「可進行賣空的指定證券名單」,當中多數是指數成份股,或者是一些市值較大的股份。官方堂而皇之的理由是,沽空只應該是專家大戶用來對沖風險的工具;散戶無知,所以不可參與高風險的沽空。
散戶就算眼光再好,明知有沽空獲利的機會,也沒有途徑去賣跌,變相強迫散戶買Put輪,為發行商壟斷鋪路,所以也難怪香港Put輪的溢價特別高,原來一直自詡世界金融中心的香港,連最資本主義的股市也被官商勾結。
沽空真的十惡不赦嗎?上周有人狠批「吸血抽水王」永義,不過如果香港的沽空限制不是如此死板,那位作者大可重手沽永義,也不用無奈地叫人禁制官永義抽水。市場之精要所在,其實就是要價格反映現實,而且價格的反應愈快愈好,若監管容許散戶以孖展買空,為甚麼不准散戶沽空呢?這個只想所有價錢升升升的心態,明顯就是對市場一知半解下的雙重標準。
說到以沽空來為民請命,就不得不提美國新一代人氣創業家MarkCuban。此君今年48歲,不過他在32歲時已賺了人生第一桶金,以600萬美金賣出他創立的MicroSolutions。之後他以賺來的錢創立Broadcast.com,在99年售予Yahoo!,換了市值50億美元的股票。當時他見科網泡沫命不久矣,所以便沽空手上股票,之後的已是歷史。
食髓知味的Cuban最新搞作,是在網誌sharesleuth.com踢爆市場上的泡沫公司,而且更聲明他會以行動去支持自己的言論,沽空這些公司的股票。
換了在香港,像Cuban這種獨「沽」求「敗」(敗壞之上市企業)也無用武之地,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
遊戲商進軍廣告業
前兩天,全球最大遊戲發行商ElectronicArts(EA)宣布進軍In-Game廣告業務這個潛藏龐大商機的產業。現時遊戲軟件市場,平台多機種多,除家用Console,還有個人電腦、流動遊戲機及手機平台等。遊戲軟件業的主要收入,可分為發行和開發。EA上季度的純利,比前個季度少賺2.3億美金,當中1.7億美金花在研究及Marketing。
互聯網的巨浪,造就(或打沉)了不少行業,今回終於輪到遊戲產業。遊戲本身已是數碼娛樂業的明日之星,相較音樂、電影等面對嚴重版權問題的行業,網上遊戲因為要Authentication,根本不怕侵權。另外,網上遊戲本來就是非常「齊全」的客戶資料庫,不僅有基本個人資料,由於遊戲的互動性,還詳細記錄了玩家的喜好、性格甚至生活習慣等。既然搜索引擎、視頻網站及交友網站的廣告價值這麼高,網上遊戲的廣告商機又豈容忽視?
一個廣告campaign,無論甚麼形式,首要是能否「量度」宣傳成效。舉個例,在傳統媒體廣告,例如報章雜誌,通常會刻意留低不同的聯絡方法,以便Benchmark每個宣傳渠道。不過電話號碼總不能太多個,至於In-Game廣告,玩家有沒有看過廣告?看了多久?有甚麼反應?何時看見?玩家年齡和喜好等,全部一目了然。
論廣告,當然不得不提「收視」。DirectMailing是昂貴的宣傳手法,若有1%的收視,已是非常成功,eDM即使逃得過Anti-Spam工具,又有多少人會細心看其中內容?有人說交通工具上的LCD屏幕收視率很高,但一個乘客,試問又點夠一個遊戲玩家集中精神?
其實,本土的遊戲代理,也曾搞In-Game宣傳活動,好像亦有汽水名牌幫襯過,不過遊戲玩家太少兼反應一般。本地遊戲業界故事多多,以後有機會再講。
CreativeDestruction真諦
企業在成功之後,大多數都傾向安於現狀,而創新最大的阻力,就是來自過去的成功。而且創新的概念和產品難免會危及原有的業務,所以最難把握的一步,就是如何讓員工能全情投入在新的開發,甚至能勇敢地親手打破企業過往成功的框框。
以不斷創新見稱的蘋果電腦,亦曾經歷過這種沉醉過去的日子。話說在84年,30歲的SteveJobs從傳統大企業百事重金禮聘了JohnSculley來統領蘋果電腦,可惜不到一年,Sculley便向蘋果董事局提出「兩個只能活一個」,結果Jobs在意興闌珊下離開。接下來的日子,蘋果電腦雖然仍不斷有新產品應市,但在策略上已開始遠離群眾,結果80年代尾至90年代中,蘋果電腦逐步走入低潮。今天「突破官僚化」閱讀報告最後一篇,推介書目《TheArtofStart》和《RulesforRevolutionaries》的作者GuyKawasaki,不但是見證了這段日子蘋果電腦的evangelist,也是Mac產品系列的開國功臣之一。這兩本書其實就是他對種種失誤的反省,也是他對創新意念帶進群眾的經驗之談。
事實上,大多數管理層的盲點,就是以為過往的成功可以長久地維持下去,殊不知對手已經後來居上,到真正發現自己優勢盡失之時已經太遲。有智慧的企業不會等待對手來摧毀自己的優勢,反而會積極地不斷自我打倒昨天的成功,這就是CreativeDestruction的真諦。
尹思哲
[email protected]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