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騙自己 - 谷德昭

蘋果日報 2007/09/22 00:00


在內地的食肆想叫一杯健怡可樂可是登天難事,「請問有沒有健怡可樂?」「甚麼健怡可樂?」女服務員反問,「就是健怡可樂呀,即是白色罐的那一種。」以為用顏色可以說得較明白吧,「啊,我們有可口可樂。」女服務員以為已找到了答案,「不是可口可樂,是健怡可樂,即是……即是減肥可樂。」縱是千萬不願說出口,但唯有希望減肥兩字能讓她明白,「啊,你要減肥嗎?啊,也是的,但喝可樂不能減肥啊。」「算了,給我來一瓶水吧。」棄甲曳兵,投降喝水作罷。
無糖可樂系列中最近不斷推出新口味,最初對檸檬健怡可樂驚為天人,但越喝越覺得太酸,檸檬香味也太像化學香精。另有一種青檸口味,略帶甘,很適合加冰飲用,但不容易買到。香草口味的有滑的口感,有點腥味,不太欣賞。最怕的是櫻桃口味,味道實在太像咳水,奇怪外國人卻很喜歡。最近大熱放送的黑罐Zero,連那最後的一個卡路里也除去,我並不計較那一個半個卡路里,只想試試新口味,據說主打跟可口可樂原味接近,最初幾次喝,確然覺得味道濃郁,但多喝幾次之後,發覺奇怪地會越喝越口渴,喉頭像有一股黏黏感,長喝長有長口渴,於是又轉回喝普通健怡可樂,還是普通的好。
喝健怡可樂是一件騙自己的勾當,有喝汽水的快感,無卡路里的罪疚感,香草、檸檬、櫻桃、Zero口味通通是騙上騙,簡簡單單的騙自己還可接受,騙得太複雜,好像對自己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