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改 變 - 區樂民

蘋果日報 2002/01/27 00:00


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一封讀者來信。
區醫生:
我是一個中學生。班主任梁老師教我們中文和中史,他十分嚴厲,給我們許多作業,同學們都不大喜歡他。
默書如果不及格,他會罰那個學生抄全文七遍,不是一天抄七遍,而是一天一遍,共七天。他說每天抄一遍,生字才容易記牢。不要以為他只馬虎瞄瞄罰抄,他真的用心批閱。有一次我抄錯一字,他命我重抄整篇課文。我雖然不願意,但我心裏明白,他對我們嚴厲,其實是為我們好。
上星期一他病了,聲音沙啞,人顯得虛弱。他着我們自修。下課離開班房時,他經過我的座位,我本想向他說:「保重啊!老師。」但我沒有說出口,我怕其他同學笑我。
他整個星期都缺課,同學們似乎很高興,因為不用做功課。老實說,我也有點高興。
這個星期一,校長走進課室,黯然地宣布:「梁老師因感冒病毒入侵肺部去世。」
全班鴉雀無聲,接着我聽到自己哭泣。那天我為甚麼會連一句「保重」也沒有說呢?雖然我說了老師還是會死,但我很惱自己沒有勇氣說出來。
今天起牀,往窗外看,街上人車繁忙如昨,似乎一切沒有改變,然而我知道,整個世界已經不一樣了。 詩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