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武癡大叔】武當拜師被「筷子夾烏蠅」嚇呆 來港習詠春奪雙金

蘋果日報 2019/03/12 00:03

台灣武當山習武

「我為甚麼從小學武術,因為被欺負得很慘很慘。」長年在香港從事貿易的41歲台灣人黎懿徵,去年12月參加廣東佛山舉行的首屆「國際武術聯合會詠春拳大賽」,一舉奪得4項全能與詠春拳自由搏擊兩面金牌。當年,黎懿徵不僅隻身到香港學習詠春,更遠赴武當山深造,親眼見識師父使出「筷子夾蒼蠅」,宛如電影場景般令人咋舌。

「真的是一個被十個打。」黎懿徵回憶自己從小沉默寡言,求學階段在學校被欺凌,卻不敢告訴家人與老師,迫不得已下只好習武自保,才不再惶恐終日。他指自己習武後曾與同學打架,照鏡子後驚覺自己面容充滿殺氣,才感到要改變心態。
黎懿徵表示,大學畢業後曾協助父親打理家業,原本生產打包機的夕陽產業瀕臨破產,努力轉型為製造驗鈔機、量度體溫的耳溫槍才轉虧為盈,卻因與父親的經營理念不同而被趕出家門,快30歲的他不忘心中最愛的武術,帶着幾十萬元新台幣毅然飛往湖北武當山習武。

「學拳看緣份。」黎懿徵風塵僕僕來到武當山,一路上問路人才到了武館,有錢還不一定能學,第一找到師父是緣份,第二要看身體底子與品性,缺一不可。黎懿徵回憶在武當山習武時,每天種菜、挑水都是訓練,粗茶淡飯生活一切從簡,凌晨4時便要起床跑山鍛煉,在山上每天習武10多個小時,張開眼睛就是練武,練完就是用餐,沒有商店更沒有手機消磨時間,他不覺辛苦反倒甘之如飴,習得伏虎拳與輕功,「當時練輕功腳踝都腫了還是繼續練,害怕被趕下山,只能咬牙繼續努力。」

說起武當山最印象深刻的事情,莫過於餐桌上的小插曲。黎懿徵表示,每當吃飯時,餐桌上就有很多蒼蠅飛來飛去,只見師父覺得煩擾,露一手「筷子夾蒼蠅」讓他當場嚇呆,「嘩!果然是神技,以前電影裏看過覺得好厲害,在師父面前就小菜一碟。」

在武當山習武期間,黎懿徵看過電影《葉問》後,對詠春這種近身搏擊武術產生極大興趣,於是隻身前往詠春發源地香港,起初人生路不熟且生活拮据,「我住在唐樓5樓(沒有電梯)每天當作鍛煉。」練完武最大的幸福就是吃雞蛋仔、魚蛋,從不懂廣東話被人看不起,到看劇集自學;曾經營餐廳被騙500萬港元,直到轉做中國酒生意才讓生活好轉,閒時仍持續學習詠春拳,轉眼6年時間。

去年12月,首屆「國際武術聯合會詠春拳大賽」於廣東佛山舉行,吸引30個國家及地區共800多人齊聚以武會友。黎懿徵說,自己大半生都在練武,40歲正是報名限制,若不去試試永遠不知道自己功夫有沒有用,「這輩子從來不打人,讓自己去了解一下到底能不能打。」結果,他一舉拿下33至40歲組自由搏擊與4項全能(套路、黐手對練、木人樁、埋身樁)勇奪兩面金牌。而他年輕時因學武與父親關係不佳,卻也因為拿下好成績終獲得父親諒解,「他覺得我下過很大的苦心也成功了,那這條路應該沒有錯了。」

黎懿徵的父親黎璧魁受訪時表示,兒子以前就是個非常木訥且害羞的人,他年輕時離家多年,現在走上習武之路更是始料未及,當初兒子致電說晉身總決賽要打冠亞軍,他還開玩笑回覆:「別瘋了!」但對未能在旁觀戰卻感到有點可惜,無論結果好壞,只希望兒子一切平安健康快樂。

黎父坦言,其實心中有許多感慨,當初因經營理念不同而將兒子從公司趕走,自己隔天就後悔,甚至常常失眠,兒子受訪時也不敢留在現場,就是因為怕聽到他在外邊吃苦而感到難受。如今看到兒子的蛻變,黎父感到無比驕傲,到訪問尾聲更不禁老淚縱橫。
台灣《蘋果日報》
《蘋果動新聞》訂閱新世代,4月開始免費訂閱,現在接受登記!
http://bit.ly/2Ja3IXw
-------------------------
全港打工仔特約:Lun廚動腦Q
加開1:30pm
3月11至22日
星期一至五1:30pm 10:30pm
http://bit.ly/2IZA8Ef
empty
黎懿徵習武20多年,曾遠赴香港、中國學藝。
empty
在武當山習武後,黎懿徵飛往香港學習詠春。
empty
黎懿徵在香港學習詠春。
empty
黎懿徵回憶當日在香港學詠春,時常因不會廣東話而被人歧視。
empty
黎父見兒子走上習武之路小有成就,感到十分驕傲。
empty
黎懿徵求學階段被欺凌因而習武自保。
empty
黎懿徵曾學習柔道、太極拳與伏虎拳等,但最愛仍是詠春。
empty
黎懿徵10多年前曾遠赴武當山習武。
empty
黎懿徵早前參加第一屆國際武術聯合會詠春拳大賽,取得「4項全能」與「自由搏擊」兩面金牌。
empty
黎懿徵展示得獎證書。
empty
黎懿徵不時到母校,指導柔道社的學弟學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