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下雨了」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01/14 00:00


總覺得這個故事浪漫。我妹子有個中學同學,跟一個希臘男生談戀愛,有個雨天隨口問他,「下雨了」希臘話怎麼說。當下他教她,教的那句話,意思倒是「我愛你」。
以後每逢雨天,他們倆的戀情,我看該更濃幾分。兩個各說各話,完全不會對方語言的男女,能不能談戀愛?會不會倍加浪漫?
在內地,每見損友甲侉聲侉氣,用三腳貓普通話泡北方姑娘,就總制不住笑,覺得全沒一點那「下雨了」的浪漫。他會不會普通話,根本沒相干,說到底還是moneytalks。哪怕某甲會用普通話說「我愛你」,還是不管用。
廣東人說官話,也實在難聽。外省女子(如果漂亮的話)說蹩腳的廣州話,倒有種魅力;說得標準,那魅力反而沒有了。杜魯福覺得外國女子說法語有魅力,我想也是因為帶點兒侉,聽着迷人。
中國人多虧書同文,語不同又有啥相干?本地人跟外地人談戀愛,又哪會談不來。南夫北妻,眼見就比比皆是。上海女作家蘇青還說,語言不通,倒是情之正宗。她覺得心心相印,脈脈含情來得更深切動人,「用嘴的動作來代替眼的表情,實在索然無味而且易流於虛偽」。她這樣說有個原因,原來她是寧波人,一直沒把普通話學好。可說到底,重要的總是情。只要有情,說「我愛你」和「下雨了」,又有啥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