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忽然勤力
假發問真護駕

蘋果日報 2012/03/02 00:00


各黨派昨摩拳擦掌追問曾蔭權牽涉利益輸送的問題,兩名平日罕有在議事廳開腔的建制派議員也爭取機會提問,卻沒有深究醜聞詳情,反似為曾蔭權預備下台階,為他製造開脫機會。
被指為最懶議員之一的霍震霆(圖)昨忽然履行職責,在會上問曾蔭權找詹康信藏酒、賣酒及把壽臣山防空洞低價租出建酒窖之事。曾蔭權慢條斯理讀出答案稱,政府批租酒窖初時無人問津,02年詹康信主動提出,政府才以市價出租壽臣山防空洞。他又說自己的千多支藏酒乃於八十年代開始購入,小部份由摯友、親戚於節日送贈,因官邸有地方藏酒,故從無使用商營酒窖。
曾蔭權的答案與早前回覆傳媒查詢時大同小異,惟霍震霆沒追問他為何委託詹康信賣酒、整批酒按甚麼準則估值及如何拍賣,也沒追問捐款扣稅詳情,整個過程及款項流向,謎團未解。
另一議員黃宜弘提問時先「申報」與富商張松橋是朋友、曾一起打高球及吃飯,他要求曾蔭權交代審批張松橋持有的西隧及大隧加價申請時,有沒有申報朋友關係及利益衝突。曾蔭權好整以暇解釋,隧道加價機制毋須政府或行政會議批准,故此不涉利益衝突,也毋須申報朋友關係。他並指以往有很多類似情況也毋須申報。不過,議員鄭家富反駁,特首與富豪發展如此「超友誼」關係,瓜田李下難免引起市民懷疑。他表示,隧道加價雖然不用特首及行會審批,但在討論回購隧道時特首有沒有以超出好朋友的關係看待,始終難以令公眾釋疑。《蘋果》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