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法的確診個案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4/04/28 00:00


國內吹U型歪風,因為報道沙士消息遭黨紀處罰的記者編輯,刻下還未「平反」,沙士這頭惡魔,又再重臨。香港傳媒在羅湖橋這一邊報道消息,不必諱忌國家防疫法的金剛箍,特區報章形容那位在實驗室工作受到感染的病發者,特別「傳神」,呼之「超級毒后」。超級毒后,跟人見人懼的沙士病毒掛鉤,這等封號,實在卻之不恭,聞者色變。
報章曾經出現過冰后,指的是販賣毒品的犯罪拆家,拆家是女人,所以封后。冰后,雖然烈性,還是令人有想像的餘地,讓人美麗地誤會,聯想到冰島的天使,以冰上美妙舞姿奪獎的冰上花式表演冠軍。「毒后」擺明被貶到地底泥,實情是,在實驗室感染,可能是人為出錯,但肯定不是故意中招,將病毒四圍散播。既然是誤中,自己也是受害人,被扣上毒后帽子,實在委屈傷心。
發燒的病者,輾轉於火車車程中。從北京到安徽的軟卧快列上,二等車廂中密集的人際接觸,同胞們抽煙的抽煙,嗑瓜子的嗑瓜子,玩紙牌的玩紙牌,嚼舌頭的嚼舌頭,打罵孩子的繼續打罵孩子……疑似與確診,典型與非典型,新增與隔離……訊息又試重疊,讓人想起一年前那場人為浩劫。
香港的疫症擺平後,間接引發五十萬人大遊行。一年後的今天,沙士會隨住五一黃金周的財源滾滾而來嗎?衞生署的沙士警戒訊號亮起了,從北南下的釋法病毒卻擋無可擋,毒王毒后潛伏社區不散,就算楊永強否認,我們都相信,這一次釋法,已經造成變種病毒,要犧牲的人,肯定比淘大花園E座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