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生命難以承受的壓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04/10 08:00


儘管我欣賞女人的屁股,可是當她們的屁股太大,要欣賞也的確有點困難。
當女人的屁股像個遼闊的沙漠,你就不可以「一眼望晒」,你須要分開無數次來望,才可以把整個屁股收進眼簾(真的可以嗎?);這個必須分段、窒吓窒吓的欣賞方法,我嫌不夠痛快。
我喜歡一氣呵成。汽水,一樽一飲而盡。叉燒,一條一個人由頭咬到落尾中間不停下來喝水。大小便,一次過搞掂不用又fing又等斷斷續續拉拉扯扯。
美國的女人,大多數面孔瘦削,屁股卻出奇巨大。你在美國任何一個城市瀏覽,也準會遇見屁股大得像飯桌的美國婆。在後面跟着她們走路,是一回很短視的事,她們的屁股把你的視線都遮擋了。你看不見山,看不見水,看不見前面的路,也看不見前面正向着你衝過來的汽車,你不只短視,還可能短命。
也難怪美國男女這般大屁股,美國的食物,比起其他國家的,特別大份,加倍勁肥。同是一份麥當勞薯條,倫敦版本只5.5安士,485卡路里,紐約版卻是7安士,610卡路里。一個紐約的牛角包,重4安士,比巴黎的重一倍。一杯意大利Naples的咖啡,只4.5安士,紐約Starbucks一杯卻12安士重。還有,巴黎的一份「潛水艇」三文治,6.5安士重,紐約Subway的那份,重16安士,足一磅!
所以,除非你不介意被壓斃,別娶美國婆。她們的屁股,即使年輕時好看,也一定會隨年變大,變得像德薩斯州那樣大,並隨時要求脫離其他部份,宣佈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