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FaceCafe - 棉棉

蘋果日報 2002/01/25 00:00


很久沒見「FaceClub」的JimmyLee,聽說他帶了一堆人來過上海,Party了兩天就走了。當時我正在羅馬。我寫過一個文章說JimmyLee是我最喜歡的香港人。因為他漂亮、聰明、有性格,他很特別。他的店改變了廣州的俱樂部文化,他在廣州是孤獨的,但他總是在微笑,而且他的笑特別甜。
FaceClub還做了中國第一家跳舞音樂以及俱樂部文化的專業網站www.faceclub.com。Jimmy有理想。但在廣州開夜店、開俱樂部,太不容易了。比上海麻煩多了。所以我們愛Jimmy。
聽說他的新店FaceCafe有開張Party,我們幾個上海最瘋的人在機場集合。到了機場拿到了登機牌,另外幾個才開始問:「我們到底去廣州幹甚麼?」我說:「因為Jimmy。」對我們來說廣州只有Jimmy。
FaceCafe擠滿了人,設計非常漂亮,以暖色為主,非常Lounge。Jimmy漂亮的衣服上掛着一多祝賀的花,後來這花掉了在地上,上海BuddhaBar的老闆Julian揀起花說:「Jimmy把花掉了,我要揀起來戴上。」現在這花在我上海家的音響上。
和以前一樣,還是被Jimmy很快弄醉,這種醉是在不知不覺中失去記憶的醉,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就是突然甜美地睡去。這是跟Jimmy喝酒會發生的事情。大家都不太記得是怎麼回酒店的、怎麼睡着的?醒來都在回憶:我們有沒有跟Jimmy說再見?
Jimmy的新店在廣州沿江路東江酒家旁。醉了會把這江當成西湖。回上海時又一次看錯了機票,重買張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