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舞跳不下去 - 李碧華

蘋果日報 2004/06/30 00:00


英國一名二十歲的豔舞女郎克利夫,出道三個月,周薪高達港幣一萬四千元,活幹得開心,工作氣氛融洽,綺年玉貌當然受歡迎,照說也是份好工︱︱但她卻收山從良。
這是被迫的,因每晚收工回家總會全身出滿紅疹,雙腿發炎,折騰得幾乎不能走路。原來她對鋼柱敏感。天天繞着來跳豔舞的「道具」用鎳合金鍍製,過敏唯一治療方法只有完全避免接觸含鎳的東西。
克利夫轉行當售貨員。薪水對比之下很低了。
她可以硬撐下去,為錢繼續表演,也沒正行那麼累。但我想,豔舞中止,是因為已無法sell「性感」了,須知「鋼管舞」主要目的是挑動客人慾念,皆大歡喜。但一個全身發炎紅腫的女人,再漂亮、技巧再高,也很難性感︱︱你賣的貨並非人家要的,這才是致命傷。
人不能對謀生工具敏感。寫作人對筆或鍵盤敏感,顧不了發揮。同理,藝人不能對鏡頭敏感,雞或鴨不能對男人或女人敏感。此外,一個成功的政客,臉皮特厚,不能對任何批評敏感,長期維持從容微笑和忍耐︱︱一上火?得收山從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