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阿富汗飢民吃野草等死

蘋果日報 2002/01/09 00:00


對於與外界隔絕、住處偏遠的阿富汗村落居民來說,聯合國的糧援實在全無進展。像在偏遠的阿卜杜拉甘山區連年乾旱,車輛都走不進去,那裏的博納瓦什村落的居民只能吃草果腹。

聯國糧援送不到飢民手
這條村落很多人都死了,未死的也百病纏身,跟半死一樣,許多人虛弱得站不起來,有人更因而失明,有小孩子因營養不良肚子鼓脹、甚至餓得肚子痛要用破布勒緊,母親們沒奶水給嬰孩……。於是,村民煮爛野草,加丁點大麥粉來烤成麵包。母親們沒奶水,嬰兒只得吃草糊。
村內一名叫法蒂拉的婦女說:「我們吃野草已一年多了,我的兩個孩子都死了,沒油、沒米、沒麵粉,沒辦法了。」中年漢拉薩說:「我們都在等死。如果糧食不能進來,如果情況不變,我們就要吃野草,直至死了。」
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早前其實已運送一千噸麵粉到最接近道路的扎里鎮,卻送不到飢民手上,因為僱驢子運送成本極高,平均每袋要十美元(約七十八港元),加上許多道路遭軍閥佔據,糧隊無法安全通過。國際救援委員會的拉赫馬尼形容阿卜杜拉甘區村民吃草是個「人道危機」,但在阿富汗仍有數以十萬人活在類似危機中。
美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