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白領藍領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01/15 00:00


豬朋甲說,在日本留學那段日子,要打工補貼一下學費。他當上戲院雜工,晚晚散場後就像哈利波特,拿着掃帚幹活,只差沒騎過它飛上東京鐵塔。
香港人準認定這是低三下四的粗活,口說職業無分貴賤,一雙白鴿眼對白領藍領,倒分得一清二楚,哪會看擰。在中國人的社會,職業從來都分貴賤。
你看看中央電視台那《其實不想走》的連續劇。一個黃土高原農村小子,和女友一同跑到上海半工半讀的念大學,課餘給美術系同學當寫生模特兒。不過露了兩點,女友就罵他賣肉,不顧廉恥了。移民去了加拿大的同學倒告訴我,當地不少女大生,為了掙點學費,就上酒吧去跳大腿舞呢。露的又哪只兩條大腿。
澳洲有女大生更不惜當應召女郎。這比跳大腿舞更丟人了。可洋妞不覺得丟人。這樣自供自給,不拿家裏一分錢,就憑三點換來三餐、學士甚至碩士學位,他們倒挺自豪。拿了學位,她們馬上從良,當賢妻良母去。老外眼中就好像沒有賤役粗活,比我們可看得開、看得透。
讀小學時有個同學,下課後脫下校服,就幫家裏賣菜掙錢。我可沒叫你賣菜去、當娼去。只是說都甚麼時代了,還要計較白領藍領哪個富哪個低。哪怕你拿着掃帚搞衞生,要是能變出個魔法來,掏大糞能掏出黃金,就算你有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