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政法對弈:應徹查康體局及PA公關 - 王岸然

蘋果日報 2002/01/07 00:00


王岸然
上星期筆者雖然狠批民建聯主席曾鈺成的文章,卻由於篇幅所限,末段無法發揮一點曾的文章引發的一個問題。曾鈺成文章結尾時說:「廉署是否應該好像對付程介南一樣,拿這兩個機構的所有文件去審閱一遍,看看他們有沒有其他賄賂公職人員的行為呢?」筆者不但認為應該,更應重新調查涉及民主黨的唯景事件,能有表面證據成立的,不必考慮證據是否已經超過合理疑點,勝訴如何,皆一律拿到法庭起訴,這是為香港的政界作一次「清潔運動」!

不作跟進說不過去
筆者絕不以為,以權謀私是程介南一個人的事,亦不但是民建聯的問題。的而且確,我們說犯罪與否只是指以法庭是否定罪計;但所謂白領罪案,普遍得很,權勢愈大,知識水平愈高的階層,愈多機會巧取豪奪,一件案件是否罪成,有時只是一項司法成本,看你是否投入大量人力去調查,又是否肯外僱資深大律師負責檢控。
當然,就正如我們常說逃稅是犯罪,避稅是合法,是專業知識的發揮。對於律師人才濟濟,本身又是處於政治弱勢的民主黨而言,就算曾經有以權謀私的勾當,亦必會謹小慎微,收取利益之時間接而小心,不留下白紙黑字的文件證據,舉證殊不容易,這才是為何好大喜功、爭取破案率與見報率皆不遺餘力的廉政公署,以事件不涉及貪污為理由,拒絕接辦唯景事件的調查。
康體局和PA公關的負責人都做了控方證人,獲豁免起訴,程介南一案自然沒有跟進的餘地;康體局方面,政府相信會作大力整頓,順便「瘦身」,也是時候。
但事件顯示,這間PA公共事務專業顧問有限公司曾經做了很多政治游說的工作,程案顯然不是單一事件,港府不作跟進,似乎說不過去了。
單以這間公司的股東包括盧子健、何安達等人的人脈關係之廣而論,他們不但可以游說議員、政府人員及其他有影響力的公職人員,更可以游說傳媒中有影響力的管理階層、政論主筆、名嘴。如果這間公司亦經得起曾鈺成所形容的五百萬元調查,我們固然驚歎香港政治的廉潔,信心大增,亦可以堵住那些有被政治迫害狂心態者的口。

控制不了司法裁決
不過筆者相信,董伯伯政府亦有難言之隱,以董伯與梁愛詩領導能力之差,根本無把握指導對他們心中不服的各級公僕的工作,更控制不了司法機關的裁決;相信事件尚未「有料到」,國際上責難特區政府借司法制度及國家機器之手,打壓永遠正義的民主派的責難之聲,已經交相而至,全無認受性的董伯政府如何應付?
更重要的是,弱勢的董伯政府亦有必要與反對派搞好關係,有很多事情大家只可意會,不必言明。大家不難留意到甚麼倒董大聯盟,最落力者只是民主黨的幾個少壯派,那班大哥只是「口噏噏」而已,與早幾年到國際上唱衰董建華時之兇猛,不可同日而語。政府就是這樣,以曾鈺成的智慧,難道還會不知道?說不出口,就忍口氣算了,又發表甚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