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我們都是「偏左」 - 麥飛

蘋果日報 2002/01/27 00:00


根據研究指出,我們只用了腦袋的百分之三至四,還有其餘的九成多尚未運用,確實有點浪費。
這一點激發了我對腦袋的興趣,希望了解腦袋多一點。但想深一層,這件事有點荒謬││是誰指使我去了解腦袋呢?沒錯,是腦袋本身。我的「主人」是我的腦袋,「主人」指使我去了解「主人」,莫非「主人」不了解「主人」?何以不給我多一點提示,甚至到了某一程度便叫我不明白(「明白」與「不明白」同樣由腦袋控制),這不是個玩笑嗎?即使如此,我沒有放棄。(「沒有放棄」也是由腦袋控制,真令人無奈。)
這一段推論,不知閣下明白多少,但據了解所得,這段推論是左腦在作怪。左腦控制了我們的語言、邏輯、文字、數字、分析、認識等功能,左腦在接收感官資訊後,把它們化作語言表達出來。這個過程看似很快,其實相當費時。
根據科學家研究所知,我們都是「偏左」。
由出生至今,我們學習各種知識,把課本背誦,着重分析推理,學好語言表達,這些都是透過左腦進行。左腦思考比較系統性和邏輯性,邏輯卻使思考結果趨於一致。左腦思考就如電腦,跟隨指令行事,分毫不差,不論在那部電腦執行,得出結果可以一模一樣。所以,我們在學校以至公司裏見到許許多多「偏左複製人」,用不同的腦思考,答案卻十分一致。
想到這裏,「左腦」突然發出指令:「停止再詆譭我。」我只好暫時停下,明天續想。
《思考.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