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舌尖人物】CFO壓力大到癲轉攻廚房 金融之花:鍾意就唔辛苦

蘋果日報 2018/11/24 00:00


【舌尖人物】
姜若男,人如其名,有若男兒般硬淨、進取……父親對她寄予男兒的期望,卻沒有賦予她男兒的同等待遇。縱使自小成績優異,惟老爸一句「你係女,將來都會嫁人。」奪去她到外國留學的美夢,最後是媽媽耗盡私己錢讓愛女圓夢。取得會計師資格後,她在金融界扶搖直上,收入可觀。惟五年前,金融之花卻離開華麗辦公室,一頭栽進熱辣廚房,決心追逐餐廳夢。愛女的決定,讓姜媽媽足足傷心了半年!
姜若男英文名Sandy,也偏中性;生於重男輕女的小康之家,有一兄一妹。自小就讀名校,中小學成績經常位列五甲,中學畢業後一心想去美國升讀大學,沒想到爸爸會反對。「當時很震驚,我以為爸爸簽個名就了事,冇諗過佢會話女仔將來會嫁人,所以唔使讀大學。」Sandy說。
empty
不論從事甚麼行業,Sandy都是衝衝衝的戰鬥型,習慣向父親、老闆等證明實力。
媽媽私己供讀書 「福建人重男輕女」
幸好有姜媽媽力撐愛女,姜媽媽說︰「福建人很重男輕女,我生兒子時,老爺奶奶都有到醫院探我,生女兒時卻沒有人來探我。三個孩子中,若男最聰明,我想支持女兒的同時,亦向夫家證明,女孩子並不是垃圾。」姜媽媽是家庭主婦,沒有收入,私己錢僅夠Sandy交學費,女兒亦明白媽媽難處,所以課餘時間便勤力打工賺取生活費。「我當時選了會計科,希望能用最少的錢完成學業,畢業後又確保能找到工作,盡快卸下媽媽的經濟負擔。」

大學畢業後,Sandy留美工作數年並考取了會計師牌,回港後投身金融界,擔任過會計、對沖基金經理及主板上市公司財務總監(CFO, Chief Financial Officer)。坊間有傳CFO的年薪達千萬,Sandy不評論,只笑說自己不是窮人,亦已買樓給自己和父母。
金融業多姿多采 「壓力大到黐線」
從事金融工作十多年,她一直全情投入。「有人認為金融從業員每天面對大額金錢上落,壓力很大。其實只要你是一個負責任的人,做哪一行都壓力大。我在金融界嘗試過不同的工種,又去過很多地方,所以金融行業是多姿多采的。當然我唔排除係壓力大到有啲黐線,所以最後才轉行開餐廳。」

Sandy開餐廳的念頭,源於對廚藝的熱情。「我喜歡下廚,是因為它能減壓。入到廚房便甚麼都不用想,煮完後又有美味的食物可以品嚐。」她曾在越南住了三年,從事房地產行業,就是透過請客來擴大人際網絡。「當時人人都讚我煮得好吃,我便覺得驕傲,以為自己真的煮得很好。後來當地的一家法國餐廳大廚邀請我去其餐廳學師,是我首次接觸專業廚房。」

回港後,Sandy在上市公司擔任CFO,公餘時已不斷收錢為人炮製私房菜,甚至老闆請客時都由她擔任大廚,可見她對廚藝的熱情。當時碰巧上環一家西餐廳要頂讓,她便決定接手,把餐廳易名為Table,主打海鮮,是全港唯一設有海鮮淨化魚缸的餐廳,從外地空運到港的海鮮,經過三至五日淨化後,能自然吸水呼氣和排泄,會更生猛,環境也較衞生。
轉行傷阿媽心 「時間長冇靚衫手變粗」
女兒「棄金從廚」,姜媽媽為此傷心了半年。「女人開餐廳,第一時間長,第二沒有靚衫穿,第三玉手都變粗糙。做會計師始終是坐寫字樓,是你叫人工作,涼冷氣,去到廚房熱辣辣。」不過半年後,姜媽媽也釋懷了。「我長子跟我說,不能只從自己的角度考慮,最重要是她開心,所以現在不會不開心,我女兒喜歡的,我都會喜歡。」

五年間,Sandy除了掌管一家西餐廳,還開了五家燒味連鎖店。身為老闆的她每晚一定會在廚房坐鎮,人手不足時,甚至連洗碗和洗廁所都要兼顧。堂堂CFO變成廚房婆,Sandy不介意頭銜的變更,不過也曾有許多掙扎與質疑。「開業首年,我曾懷疑自己患咗焦慮症,如果那陣子生意不好,便會有好大壓力,質疑是否自己煮的東西沒有人喜歡吃。試過站在廚房,突然不知道如何煮那隻龍蝦。到第二年燒味店的生意不俗,情況才紓緩了。」身為會計師的她,大不了走回頭路重操故業,但她想到若自己走了,跟她搵食的兄弟怎辦……說到底,也是捨不得。

投身廚房後,Sandy瘦了十多磅,雙手遍佈大大小小傷痕,但她從不嫌辛苦。「我有些女性朋友要照顧孩子也會辛苦,但她們依然能面露笑容,說做媽媽是她的理想,令我明白到如果你喜歡某件事情,是絕對不會嫌辛苦的。」
empty
意大利鮮花膠配了36個月西班牙火腿,$268。
empty
香煎南非飽魚,把煎香飽魚,配意大利熏香豬背油,每隻$98。
empty
避風塘天使麵,以蟹湯及古法辣蟹油煮成,$198。
empty
雖是老闆,Sandy卻愛入熱廚房。
empty
打理多間餐廳,除了入廚,也有很多行政工作。
empty
Table擁有自己的淨化魚缸,所以海鮮特別新鮮。
empty
媽媽是她最大的支持者。
採訪:林蓁逸

攝影:周子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