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有書包冇見地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03/28 00:00


有一類文章,作者非常博學,全世界的人說過什麼,他也一清二楚,就好像這篇……
×××
「公民的職責是表達意見。」GunterGrass說。
要是你問我,現代年輕一代,究竟有沒有盡他們的公民責任?你只要想一想HerbertHoover這句話:「沒有行動的空話,是理想主義的殺手。」
具體一點說,即是,年輕人如果要組織搖滾樂隊,就要「大絃嘈嘈如急雨,小絃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白居易《琵琶行》)千萬不可以像HenryDavidThoreau那樣認為:「時間不過是我用來垂釣之溪流。」
還未明白我在說什麼?暫不用擔心,因為,AlanSimpson說得好:「如果你秉性正直,其他的便無所謂。如果你不是正直的人,其他的也沒什麼好說了。」BartSimpson說得更妙:「Idon'twanttogetlaidbeforeIhavebeenliedto.」
你要知道,所有事情的發生,都有原因,正如JohnTravolta說:「越出名,越多錢,我就越發現自己平凡,而我最大的天份,原來就是『好彩』。」當然,也有人不同意他的說法,JohnWieseltier就這樣堅持:「傑出成就,不論公私,從來不是僥倖得來。」
至於本文討論的主題:「年輕一代有沒有盡公民責任?」我對這問題究竟有什麼看法?強伯說得好:「我只知引經據典,我沒有任何看法,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我贊同強伯。
×××
這類只拋書包、卻全無強烈個人意見的文章,我最討厭。當然,我也不贊同BartSimpson的說法;性關係在被呃之前或之後發生,沒有什麼所謂,最重要的是「有發生」。——當然,這只是我的強烈個人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