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姨媽姑姐 - 邁克

蘋果日報 2006/07/25 00:00


除了以《羊毛出在羊身上》反駁論者對《色,戒》歌頌漢奸的指責,張愛玲同期還有另一篇「有幾句話同讀者說」的文章,就報上的評論現身說法以正視聽。以她一貫意在言外的作風,《表姨細姨及其他》中掛頭牌的「表姨細姨」是掩眼法,「其他」才是正題,聲東擊西。名家的胡扯,當然比三腳貓一本正經說長論短好看,翻開族譜掀出親戚的底蘊,正好是四十年代《私語》和九十年代《對照記》之間的橋樑,值得再三玩味。
我這種對傳統名份糢糊到分不清外甥、姨甥和姪的假洋鬼子,讀這篇在表姑、表姨和姨娘群中糾纏的短文汗流浹背不在話下。也因為太明白自己的弱點,在翻譯字幕的時候,向來最怕遇上人頭湧湧的影壇大家庭。操英語的角色在銀幕上閒閒哋叫一聲uncle,我就手忙腳亂於舅父、叔叔和伯伯之間徘徊,篩米一樣企圖在前言後語尋找線索,以侍從的耐性觀顏辨色,暗暗祈禱老爺太太透露一點玄機。
最近譯艾慕杜華的《浮花》,我什麼都不擔心,專誠為戲裏那幾朵姐妹花皺眉。洋婦振臂高呼sister,姐姐妹妹悉數站起來,可苦了我們這些大小尊卑一絲不苟的禮義之民──姐是姐妹是妹,混淆不得。從相貌判斷年齡行不通,經歷也不足為訓,終於認定彭妮露古露絲為妹妹,因為另一位影后對古小姐的女兒有一句對白,「你媽媽由細到大都咁乞人憎」,是大家姐的口吻。三代的關係相對簡單,艾慕杜華的世界是母系社會,不會有阿嫲立足之點,我唯一偷雞的是不讓「姨婆」出現,統一為「姨媽」。惱人的是,無情情殺出每月造訪的「大姨媽」,希望觀眾不會以為憑空多出一個親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