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絕種危機 - 陶傑

蘋果日報 2017/06/05 00:00


西方傳媒充斥大量的同性戀平權、變性人享受獨立廁所、同志婚禮收容子女的新聞。所謂LGBT: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變性人,無人再敢「歧視」,權力已經大過天。
LGBT是少數。當少數弱勢人士的聲音、權力、地位,已經從小溪淺流膨脹成江河大海,所謂的少數,已經不「少」了,所謂的弱勢,早已不再「弱」了。
就像以前中國人時時投訴梳辮子、慘遭洋人在上海租界踢屁股(但這樣的場面我沒目睹過一宗,正如你從來沒有目睹過「六四」天安門廣場死一個人)據說的可悲日子,早已經過去了,今日的中國人,早已經沒有人敢踢你的屁股了,你閣下已經強大了,強大到走進倫敦哈勞斯百貨公司都有白人經理列隊鞠躬歡迎了,那麼還在整天嘮嘮叨叨表現出李小龍電影精武門裏青筋暴現的憤怒,不是患上民族性的被迫害妄想症,就是群體性的精神病了。
西方的LGBT已經完全合法,而且由於非常的有型和Cool ,二十年來,在荷李活電影和奧斯卡頒獎禮的力捧、西方傳媒長期的寵愛之下,在進大學、謀取職位、競選做首相方面,不但沒有受歧視,而且只要大喝一聲,社會公眾,全部俯首站兩旁,恭恭敬敬,讓出一條青雲上位之路。
LGBT在西方白人社會的壯大,令許多有識之士擔憂,長此下去,白人種裔的人囗會減少。相反,白人以外的其他宗教種族,例如阿拉伯世界,由於極度仇恨同性戀,並鼓勵一夫多妻,生育繁殖毫不節制,幾十年後,地球的白人人口,會不斷萎縮,其他迫害同性戀的宗教種族,人口會越來越多,最終將歐洲和北美的白人世界淹沒。
如果有一天,白人在西方都滅種了,西方文化中的LGBT精髓,也會從此斷絕。這一點令不無杞人憂天的我,擔心了許多年。
因此拜托歐美的LGBT:你們在西方的歷史文化使命,已經超額完成了。下一階段,是努力向阿拉伯世界和中國人社會,全力宣播滲透LGBT的優越感和好處,讓這些民族的LGBT人口比例也增加,而As a result,讓穆斯林、炎黃子孫,甚至印度人和非洲黑人的人口長遠也減少一些,會不會令這個世界更平衡、更合理,以及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