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醉漢接受治療期間涉襲女護兼輔警 醫生為照顧病人聞言沒處理

蘋果日報 2019/06/03 13:42

輔警急症室病人非禮

【更新】
男銷售員醉酒被送入急症室,診治期間疑對身兼輔警的女護士起色心,涉出手揸女護胸部,再揮拳襲擊女護。銷售員否認非禮及普通襲擊兩罪,案件今在屯門裁判法院開審。女護供稱,被告當時漸漸蘇醒,她受襲後一度懷疑被告扮醉,大聲問「你係唔係扮醉㗎?」辯方盤問則透露,女護驗傷時拒絕檢驗胸部情況。而被告當日的主診醫生指,事主當日有說被摸,但因當時忙於照顧病人,故沒有處理。
被告陳文迪(26歲)否認於今年1月24日,在一間公立醫院急症室R1號房內非禮及襲擊女事主X。X出庭供稱,當日當值時聽到廣播要為病人急救,她與男醫生、男護士及女病房助理搶救被告。X稱為病床上的被告撕開身上的心臟監察貼紙時,被告突轉身向她,伸出右手用力揸她右胸一下,她當下呆了;被告未躺回床上便隨即出拳打她前額和鼻樑位置,眼鏡被打歪,她退後一步及大叫。
案發後數分鐘被告被評完全清醒
X指被告揸胸令她疼痛,被打額頭亦感少許暈眩。她要求同事接手照顧被告後離開病房,向護士長報告被人打,但不想提起被非禮,最終忍不住在護士長面前哭出來。事件報警處理。
X形容被告由送入病房至施襲時,一直有開合眼睛,亦望過她,但全程沒說話。她評估被告為半清醒,問對方:「你係唔係扮醉㗎?」她認為被告蓄意出手,不是不小心。證供透露X在2011年成為輔警。
辯方盤問X,指被告送到醫院時已需接受復蘇治療,醫生亦判斷被告當時不清醒和有強烈酒氣。X回應指被告入院一直慢慢蘇醒,他施襲後二至五分鐘已被轉往腦掃描房間,當時醫生評估被告為完全清醒。
事主:冇畀人train過點樣被人非禮
辯方問,被告轉身施襲,順勢來說是否揸X的左胸較順手?X稱沒考慮此問題。辯方亦問,X作為受訓女輔警,受襲時有沒有合理的反應,大叫非禮或「唔好」?X回答「我哋冇俾人train過點樣被人非禮」,裁判官亦質疑何謂合理反應。
辯方亦指出,X接受驗傷時拒絕醫生檢驗其胸部。X回應稱她胸部是被非禮,不是被打;她有病人權益拒絕某些檢驗,加上當時最擔心是頭暈及鼻樑紅腫,所以向醫生說不用檢查胸部。辯方引述在場男護士的口供紙說法,指當時被告只是用手掃X的身體,沒揸胸或拳毆。X不同意。
在場為被告抽血的病房服務助理呂佩儀供稱,被告被送入病房時雙眼合上,不省人事及沒反應。急救期間她目擊被告拍打X頭部一下,令X眼鏡掉下,但她未有為意之前發生何事。呂亦稱,目擊X受襲後「我繼續我嘅工作」,沒問X發生甚麼事,X亦沒講,她其後也沒為意X做甚麼。
事主指被摸 醫生稱要「繼續睇個病人」無處理
呂憶述,被告蘇醒後開始說話,最先說了兩次「我部電話」,呂回覆「喺你個褲袋度」。辯方盤問下,呂指被告入院時不清醒,但在案發前手部已見郁動。呂指X在案發時「嘩」了一聲,但她不記得有沒有人問X發生何事,因大家都忙於急救工作。
被告主診醫生朱桷亨供稱,他接報被告被發現在茶餐廳暈倒,被告入院時不清醒,受痛楚也不睜開眼或發出聲音,但15分鐘後接受腦掃描時已完全清醒,能自由活動及自己落床站立。他指急救期間X叫了一聲,他望向X見對方在整理歪了的眼鏡,並說:「黐線嘅,佢摸我。」朱自稱,聞言時並無作出任何處理。
辯方盤問朱,案發前醫護人員為被告拔除心臟監察儀器,是否也會造成痛楚。朱認為不算,他指若要檢查病人對痛楚有沒有反應,是需要掌摑臉頰、「錐心口」及搣耳珠。至於聽到X呼叫時沒作反應,朱解釋是因為「要繼續睇個病人」。案件押後至本月14日續審。
【案件編號:TMCC294/19】
記者伍嘉豪
---------------------------
【六四30】守住歷史 拒絕遺忘
https://hk.adai.ly/zdzKtt2Ri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