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隔牆有耳:愛生樹家庭 - 李八方

蘋果日報 2009/07/05 06:00


政務司司長唐公子被煲呔派做保樹大隊長,外界一致認為係別有用心安排,表面畀位你上,實際上就係放低塊蕉皮,買定花生等睇戲,跣你唔親算好彩,躀你一鋪就係咁先。官場險惡,從來如此。
八方日前在中環某快餐店偶遇司長夫人細唐太(咁講冇貶意,因為唐媽媽係大唐太),佢既無隨從亦無保鑣,同八方一樣,一個人排隊買飯盒。排排企等飯盒之際,八方同細唐太閒聊,講起唐公子近日為護樹而惆悵,保樹大隊長真係唔易做。
細唐太本來睇住師傅斬叉燒,聽到八方咁講,擰過頭來,頗為感觸咁話,佢都好關心護樹呢個問題,八方睇見細唐太若有所思,似乎恨不能為司長分憂。其實細唐太內心所想,八方好容易理解,香港周街都係吊吊fing大樹,要好好管理談何容易?
果不然細唐太都係咁諗,佢一邊指住快餐店窗外,一邊同八方講,街上周圍都係樹,是但一棵冧咗落嚟,家都要唐公子負責,呢個真係好大責任,真係令佢有啲擔心,唔知唐公子幾時會因為冧樹而孭鑊。
草木非人,真係邊管得咁多吖,細唐太憂心老公動輒得咎絕非過慮。講到呢度,八方亦冇乜好建議畀細唐太,唔通叫佢自任保樹副隊長,幫手監察全港樹木咩?政府建議成立樹木辦同綠化辦,唔知細唐太有冇興趣做主管,夫妻檔保樹。
唐公子誠惶誠恐做保樹大隊長,噚日佢在香港電台發表「香港家書」,透露擔任隊長後,接獲一名自稱係「保樹原教旨主義者」嘅友人電郵,內容十分有恐嚇性,指唐公子負起保護樹木工作後,日後每逢打風落雨季節,一定會深深體會到「夜來風雨聲,樹冧知多少」嘅滋味。
風搖葉動,樹搖心痛,踏入颱風季節,八方相信唐公子都唔會太自在,分分鐘坐唔安瞓唔着,萬一冧樹傷人,刮起嘅政治風暴隨時將唐公子連根拔起。能否頂住風雨屹立不倒,就要睇佢北京靠山有幾硬淨了。
mailto:[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