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訓練

蘋果日報 2003/03/14 00:00


我非常喜歡在家裏摸黑做事,或只開着一個瓦數很小的鎢絲燈泡度一整個晚上,這聽起來就是不健康的行為吧,對眼睛不好,不精神,甚至推斷這種人憂憂鬱鬱,唔想請客……諸如此類的聯想。但這可是我給自己的生活情趣啊。
在幽暗或近乎黑暗的環境下做事,依靠觸覺多於視覺,也就是說,依記憶和習性做事。所以半夜乍醒摸黑上廁所都沒有問題,就是這個意思。若然事情搬到陌生的環境去也很好玩,最貼切的例子是露營,黑麻麻探險你說刺激不刺激。所以我不太介意在家裏摸黑做事時發生意外,例如絆倒,就當去了一趟露營。
記得一回跟當時的男朋友玩情侶間的小遊戲,輪流以長襪子蒙眼,試着用味覺說出各種紙包飲品的名字;檸檬茶、菊花茶、維他奶、牛奶、橙汁、蘋果汁、提子汁、等等等等,只靠味覺去辨別時,出錯率可以相當高。不依賴視覺行事,其他的感覺器官反而更加打開,日子有功,都變敏銳了。
最喜歡摸黑做的事是洗澡,最不喜歡是換燈泡。總覺得每個鎢絲燈泡背後都有一段愛情故事。在最不為意的時候鎢絲就燒了,跟愛情很像。

編按:康妮續稿未到,暫停一天。 逢星期四至日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