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這是會破氣的!」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4/05/19 00:00


以前,朋友要搭地鐵回家,我陪着鑽進地底,熱情送別,好心附一句:「入土為安!」既應景,又寄託一片善良的祝願;可惜,總沒多少人領情,更有怒目相向的,實在教人沮喪。
大家都愛聽「好說話」,這分明是好說話啊;起碼,就比「新婚快樂」好。
你祝人家「新婚」快樂,但「新婚」之後呢?是不是就該不快樂?就該變成一對憂柴憂米,憂老公偷雞,老婆摸狗的苦命鴛鴦?
報載,新疆石河子有位張先生到長途汽車站送朋友,很不幸,張先生有個乖巧的兒子,臨別依依,張家小兒忽然大聲說:「祝你一路順風,半路失蹤!」要遠行的朋友,想到自己就要「半路失蹤」,豁達的,大概會哈哈笑,一去不回頭;狹隘的,恐怕就永遠留在新疆,逃避「失蹤」的厄運。我們說「童言無忌」,正是因為「童言」,經常犯忌。
人越迷信,忌諱就越多;我就遇過一個手腕纏滿水晶鏈子的女孩,你要摸她的肉,可以;但要碰她的手鏈,她卻目露兇光,慌惶後退,大叫:「這是會破氣的!」原來,她手上佈了一個陣,破了「氣」,等於破了陣,破了陣,那可不得了,大概就等於破了財,破了相,破了身,她這一輩子,都要行霉運了。
我開店,也賣一點水晶,到底是可愛的飾物,看着開心;看着開心,就夠了;我賣開心。甚麼磁場,甚麼輻射,甚麼能量……售貨員,都當自己是科學家了。靠迷信來促銷,根本就是欺詐;而迷信的副產品,是禁忌,五花八門的禁忌。「戴紅蜜蠟有甚麼禁忌?」客人問。初時,說沒有;後來,覺得這麼說,好像醫生沒給病人開藥,總是有欠周詳,惟有順勢答一句:「戴了不能行房。」「如果硬要行房呢?」客人好認真。「再來買一條藍色的好了。」這麼說,大家都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