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透明思考餐廳 - 棉棉

蘋果日報 2002/01/15 00:00


今天好朋友約了好萊塢(編按:即荷李活)製片人去一家很美麗的餐廳吃飯。
我實在是不覺得我這個獨立電影製片人跟好萊塢會有甚麼關係,但是好友盛情難卻,所以只有硬着頭皮上。
這家餐廳是有楊惠珊股份的。非常美麗,到處都是琉璃,像夢境一樣。餐廳很精緻,像那種電影裏看到的黑社會開會用的餐廳。菜有中有西。
飯敍途中,有人說:﹁每一個成功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好女人。﹂我說:﹁那每一個成功女人後面有甚麼呢?也許有一個自慰器。但我申明我從不用自慰,那缺乏美感。﹂
另一個女朋友說:﹁有一個洗衣機,因為男人太髒。﹂我另一個女朋友說:﹁對啊,我現在就是洗衣服啊。﹂
我比較願意找一個二手車,修理修理再用。我說:「別想着去改變男人,因為男人不可改變。」她說:「我現在在幹甚麼?﹂我說:「你現在在相信你可以改變他,因為你需要。﹂
這時候我的一個男性朋友說:「一切都要隨緣而遇。」最後大家都說對對對。隨緣而遇。
女人在一起總是那麼哀怨,責怪男人。其實我覺得不應該責怪男人。就像這家餐廳,每一種顏色和設計都是在展示女人的優美,而這標準又都是男性化的。
這是個彼此討好的世界,你上當是因為你願意上當。誰都知道男人女人的遊戲是千古不變的無聊遊戲,但還是喜歡,因為那真、那熱、那美麗。雖然簡單和無奈。
這是我第一次透明思考餐廳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