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非常的記性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03/03 00:00


記性特好的人,叫我佩服。陳寅恪和錢鍾書,記性好得像特異功能,不有點兒邪門麼?特異功能是蒙人的玩意,記性倒是真實不虛。
吾友明惠儀記性過人,能下盲棋,說跟高手對弈過,不分勝負。棋怎麼下?大家不用棋盤棋子,兩面四目相對。你喊炮二平五,我喊馬八進七,憑口走子,把整盤棋下完為止。難處在於,雙方都要把全局默記於心,一步不漏。敵我每子位於何處,都得瞭然於胸,誰記錯一步,整盤棋就搞砸,下不成了。
可見下盲棋,非有過人的記性不可。曾有象棋高手公開比賽過,雙方都眼蒙黑布,有公正臨場監察。比賽場內掛着個大棋盤,依着棋手的着法走子,讓棋迷一目了然。
舊時寫《登樓賦》那個王粲,據說亦記性驚人,少年時有次看人下圍棋,雙方下完,不小心碰壞了棋局,他居然能把它重新擺好,一着不差。哇噻!他的腦袋不正是台電腦麼?十四歲時,一天他和許多人邊走邊讀路邊碑文。有人問他能不能都背出來,他就把碑文從頭到尾背一遍,一字不錯,記性果真高人一等。
有如此記性,他必能下盲棋。要是他活在今世多好,我就是想看看他跟明惠儀下盤盲棋,比個高下。他能同時跟兩人下盲棋,我叫他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