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水塘變康樂中心漠視資源

蘋果日報 2002/01/15 00:00


綠色力量行政總幹事 文志森
最近,《香港2030》第二階段諮詢文件,就九個對未來發展有深遠影響的範疇,作公眾諮詢,當中有部分已有一定的市民共識,例如在改變工業樓宇的用途、減少海岸填海而提升其康樂功能等,但仍有不少問題確實需市民進一步討論及面對,例如選址興建一些頗不為人歡迎的設施(堆填區、污水廠等),這便要向各界廣集意見,共謀發展。
事實上《香港2030》是一項策略性的規劃研究,以現時瞬息萬變的時代趨勢,確實難以對香港未來三十年,作出非常具體的預計;但最少可肯定的是,到時香港與內地必會有更緊密的聯繫,兩地全日通關也必會在未來三十年內逐步落實推行,在沒有通關時限及過關手續逐漸簡化的情況下,香港人移居內地的人數也會不斷增加;況且,在鄰近香港的內地城市,土地供應充足和消費相對較低,香港要發展邊境禁區(約二千八百公頃),若作為住宅發展,完全缺乏吸引力;若作商業發展,遠離香港經濟及金融中心,未必有市場價值;若為了方便兩地商業活動,以中國已加入世貿組織而進行各項經濟活動與世界接軌下,投資者寧願把寫字樓設於深圳或其他城市;因此,要投放大量資源來提供基建(如道路、污水處理設施等),並威脅如馬草壟及米埔一帶具有高生態價值的土地,也可能涉及處理羅湖附近的沙嶺地區墓地,這對生態、社會造成嚴重的滋擾,確實有違可持續發展的原則。

暴發戶式消費潮流
另外,報告中亦提出開放水塘進行康樂活動,並以新加坡為例,建議將水塘開放作獨木舟、划艇及風帆活動之用,更稱這正是「全球的趨勢」,但這可能是一部分發達國家的情況,因為不少國家有湖泊及河流可作水上康樂活動,而一些發展中國家紛紛對淡水缺乏,感到頗為頭痛之下,根本不會開放用來儲存全球短缺淡水的水塘。
新加坡的食水,是由馬來西亞供應,正如香港依靠內地東江水一樣,漸漸忘記淡水資源的重要性,缺乏潔淨食水,不僅是全球環境問題,也是不少發展中國家人民的生存問題。
根據廣東省水利廳水資源規劃處資料顯示,廣東省缺水現象已從農村蔓延到城市,並估計城市缺水危機壓力正日益擴大;反之,香港不僅忽視廣東省缺水對香港的長遠發展影響(例如加強集雨蓄水設備),更要開放水塘以作康樂活動,這可能是世界「暴發戶」的消費潮流,但絕不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應倡導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