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佛教小子闖廟街前賣鹹碟舖今售佛教曲

蘋果日報 2002/01/21 00:00


數個月前,佛教小子Eric,戰戰兢兢在廟街開了唯一一間佛教音樂專門店。
廟街一位從事娛樂業的主管說:「我們求財,哪裏人多就到哪裏開店,哪管附近有沒有教會、佛堂;我反而覺得,應該『慎重考慮』的是他。」
Eric聽罷淡然一笑,「在這裏的體會真不少,上門的人有江湖大佬、精神恍惚的女人、雄辯滔滔的傳教士……令我感到在這一片人聲、麻雀聲、粗口聲中散播着佛教音樂是額外清靜美妙。

記者:李玉蘭
攝影:龍宇略(部分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拍攝場地:覺知佛教文物舍
放下分別心
對於進駐廟街,Eric當初想也不敢想,「怕這裏品流複雜!之前在恒豐中心開佛曲專賣店,叫做斯文地方,已被位『資深』佛教徒譏笑,叫我加賣素食豆漿,是看不起我學佛日子淺;令我有種被『踢館』的感覺!
「兩年後,恒豐舖位租約期滿,幾名股東蝕了數十萬元都不幹了,我惟有獨自經營,但也得找個價錢相宜的舖位。有位熱心朋友見到廟街有空舖,便代我接洽業主;業主對我的行業竟非常喜歡,說廟街從未有人賣佛曲,還給我一個相當優惠的租金。不過,當我知道這個舖上手是賣成人影碟時,心諗有無搞錯,然後斷然拒絕。只是在他的游說與電視聲夾雜下,心中忽然響起《大悲咒》音樂,令我感到在廟街的喧鬧聲中,有佛曲播放的話,一定好美妙,便當下放低分別心簽了租約。」
非常客人
驅鬼年輕人
在兩次訪問、拍攝期間,記者留意到有些顧客在店內流連個多小時,向Eric問了好多佛學問題,其中一個青年購買吊墜時,還問是否可以防止『污糟嘢』等一串問題。Eric卻答非所問,拿出一本《地藏經》跟他解釋。
「我不是驅鬼的!所謂的異物,是你的至親作了孽,正在地獄受苦,他們希望宿世骨肉替他做功德,所以你不用害怕,只要誠心念《地藏經》,便能替他們減孽報,早日脫離苦海。」只是青年看到密密麻麻的經文有點動搖,詢問經書是否很貴;Eric反過來為他包好經書,向他說店內最有用的東西是免費的。「我明為賣CD,實為吸引他們入來看佛經。尤其農曆七月時,特別多客人問這種問題,我也送出了很多佛經呢!
中年婦精神恍惚
「又有一次,有個衣衫襤褸、神情恍惚的中年婦人進入店舖,徘徊了許久,直到看到一個觀音畫像便停下來,見她着實喜歡,我便對她說若她放1元進功德箱內,我便把畫送給他,怎知她充耳不聞,繼續在店內徘徊,再問我是否真的願把畫像給她。
「我猜她或許連1元也沒有,我這樣為難她實在不該,便即時把畫像送給她。這時她竟在身上左翻右摷,拿出五十元投入功德箱,然後愉快離開!看佛畫佛像不代表迷信,對佛有所求的才是迷信!看佛的目的旨在由佛的慈悲相,引發人的平靜心。」
傳教士與造孽師兄
Eric說初初開業這段日子,早習慣每天都有不同客人跟他天南地北,其中一位是基督教傳教士。「我也不明白他為何常常上門跟我討論宗教,佛學是應該去實踐,而不是用來辯論。但我本着包容心,不厭其煩地天天聽他說,也不反駁;直到有天,他說到關鍵處,我不禁反問他,能否改信佛教,他搖頭說不,也意會到我不信基督教的心意,自此我們反成為互相包容對方宗教的朋友。
「反而是自己的師兄令我失望!早前有一位聲稱學佛二十年的人,在店裏看東看西,跟着便大模大樣的跟客人說佛學難明難實踐,嚇得客人落荒而逃!這時我直指其非,說若有堅毅的心,連移山都不難!但他這樣有違弘法精神,是在造孽呢!」
江湖大佬話我夠薑
而Eric最害怕的事也終於發生,「某天,一個江湖大佬走進店內,說我夠薑,竟然在這裏開這樣的舖頭!他看得出我有少許驚惶,便豎起拇指補充,說自己也是信佛,還鼓勵我要畀心機。雖然我跟他對佛的理解不一樣,但後來也成為朋友。
「個個都說廟街品流複雜,但其實這裏的街坊都對我好好。你怎樣對人,人家就怎樣對你,當初幻想出來的麻煩,都未出現過。」我們拍照的時候,附近的店舖職員、小販都在遠遠的笑着跟他打招呼,問他是否當明星,弄得他一臉尷尬。「原先我是有點深入虎穴弘佛法,卻沒想到在跟他們的交往中,我的體會反而多了。」
非常佛曲
龍蝦鮑魚仍不快樂
Eric人生中的頭三十五年都未接觸過佛學,「小學我讀基督教音樂學校,中學只帶波Boot上堂,能為學校贏波就可以升班。畢業後,在朋友介紹下當上電影宣傳,很好玩,常常可以看好多電影。」只是六年後Eric便轉到星島日報廣告部工作,「是為了錢,雖然我不太需要錢,但多些錢可以滿足我多些慾望。然後一做就是十年,最後當了特刊廣告經理,壓力很大,常常夢見公司的事情,脾氣暴躁。那時我會大吃大喝來減壓,但即使天天魚翅鮑魚、龍蝦刺身,我依然不開心。其實,我已作最壞打算,大不了不幹。」
溫暖人間開佛竅
打算歸打算,工作還是要繼續,「五年前,當時佛教刊物《溫暖人間》是隨星島日報附送,有次我閒着無聊,無意地看到一段『人生無常,若心隨着身邊事物起伏會好苦,所以要保持平常心……』的簡短佛經,竟令我即時減壓!也對佛學產生了興趣。」不久,Eric被公司遣散,「那筆退休金不多,又遇上金融風暴,我不夠錢退休移民,也不易找到工作。於是,我天天與兒子玩,看世界盃。」他相信心靜能生智慧,「大概休息半年後,在家聽音樂時,突然生起賣佛教音樂的念頭,不是打算救人於水火,皆因世事有因就有果,人人是自己救自己,我只是助緣。」
四十歲的Eric說初接觸佛學時,也曾想過出家!「但想深一層,修行也不一定現出家相,也可由做好自己開始,把家中弄清潔一點,自然不會有蟲蟻,那就不用殺生。但五年了,太太仍不習慣吃那不新鮮的冰魚冰雞!但回想當初只靠一股儍勁跟朋友說佛經,不但嚇怕人,還被人笑癡癡哋!」思前想後,用軟功似乎比較適合,「賣CD的好處是易接受,現在廟街的遊人大概一個月買百多二百隻。」計計平均每隻賺十元,連幫補店舖的燈油火蠟也未夠,「我本身也不是為錢,有錢反而生妄念。其實每月把佛曲賣給平時沒太多機會接觸佛法的人,已經達到弘法的目的,還不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