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尋找紅田(下)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4/25 00:00


三個人,在陋室昏燈下檢視未經細磨的田石。「恐怕只是一片紅格。」石癲兄說;紅格,就是紅色的片狀裂痕。對,世上哪有這麼多紅田?「明天太陽出來,大家再看看。」徒兒德鐲不死心。
天氣轉晴,陽光下石色分明;專家們圍着看,越看越驚歎:那片嫣紅,如假包換!六德仍刻十六應真,有羅漢在洗象,白象在桃紅色的天空下微笑;白裏透紅的一塊石,嫵媚溫柔,直如少女的肌膚。
方宗珪《壽山石鑑賞》論紅田石:「田石中色如福桔之皮者,可以稱作『紅田石』或叫『橘皮紅田』。這類紅田總帶有橙黃色的基調,很難會有桃紅、朱砂、血紅等顏色出現。」
可見天然紅田,也分兩類:
一是黃得發橙,橙得發紅,紅得發紫的紅田;這種紅田,偶見於書刊;一是平白無端,素淡的肉色裏泛起一團桃紅、朱砂紅,或血紅;這種「神來之紅」,按方先生說,「最難會有」。
當然是一塊紅田,還是一塊最奇罕的桃紅色田石。
「讓人知道你會把白田刻出顏色,今後,別妄想有工夫談戀愛了。」我心中竊喜,卻為替我鏤出好作品的六德憂慮。
石海茫茫,這麼一塊誰都看不上眼,誰都看走了眼的「尋常石頭」,數十年來在人間漂泊,怎麼竟讓我碰上了?天天四出尋覓,驀然回首,誰料到這塊石頭,原來早就找到?
田黃優劣,最難判別,黃油油一塊石頭,開進去,可能頓變花白,骯髒糊爛,一如人心;也可能,有那麼千萬分之一的機會,找到一塊石頭,既尋常,又不尋常……然而,說到底,是我找到這塊石頭?還是這塊石頭找上了我?人,癡迷了,深信頑石有靈,不敢辜負。 《搜石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