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牛糞研究 - 陶傑

蘋果日報 2005/01/16 00:00


殖民地政府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顧汝德回到香港,不客氣地評彈「施政報告」。顧汝德是彭定康的幕僚,低調而愛讀書,對中國的毛澤東思想認識很深,對殖民地土共的網絡瞭如指掌,英國間諜小說名家的幾本以香港為背景的小說,都曾經請顧汝德提供背景資料。這樣一位智者,中方和土共恨之入骨,自是理所當然。
這次,顧汝德又對董建華「施政」說三道四了。都等着本地的中國喉舌大罵顧汝德帝國主義分子「干預香港內政」,但很奇怪,親中派卻默不作聲了。
也難怪。他們噴口水花歌頌了七年、象徵着「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的董建華,經中國的主人一頓訓罵,忽然從競「選」連任時自我吹噓「十大功勞」的英明領袖,淪為一個自認製造港人「痛苦和不安」、自認「進退失據」的儍大頭,保皇挺董分子初如一隻洩氣的皮球,繼而跟着主人的臉色也爭着向董建華扔泥巴了。深知中華民族面子性格心理的顧汝德,單挑土共這個尾巴翹不起來的時刻,理性而高貴地為「英國人做得到,中國人做不到」的危機細說從頭,可謂高手。
不是甚麼高深的道理,只是治理香港的常識:他教導董建華,不要提出假大空的支票,不要奢言甚麼「扶貧」,因為一定會以「派錢」告終。其語重心長的真摯,其菩薩心腸的憐憫,令人想起十九世紀末幾位英美傳教士在中國出版的一份叫《萬國公報》的雜誌:傳教士都精通中文,有儒家經典的訓練,但卻以鬼佬的身份,奉勸中國政府開辦書院,教中國人邏輯思考,改革科舉考試。但他們的努力都白費了,因為中國走上了一條極端民族主義之路,傳教士是帝國主義的先鋒,因此《萬國公報》說東,一聲「別了,司徒雷登」,毛澤東的中國偏要幹西,自我催生了近百年的悲劇。
聰敏過人的彭定康在香港五年,早就了解中國這等「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的農民邏輯。肥彭臨走故意忠告:香港是一輛精巧的勞斯萊斯汽車。現在,我們移交給你,你可千萬不要亂碰亂拆螺絲啊,不然就會禍事的呀。但中國不聽,硬要董建華來「改革」。因為仇恨彭定康,英國人說的話,通通從反面來收貨。英國人笑笑,故意指着一堆牛糞說:這件東西,味道很臭的,你們千萬不要吃啊。結果七年來,中董卻偏要一哄而上把牛糞塞進嘴巴!
今天,顧汝德又對着一堆疑似牛糞的物體訓話了。他又叫你不要碰牛糞了,安的甚麼心呢?其中必定有詐,不,他叫你別吃,味道一定好,來來來,大夥再哄搶吃一次吧。